高宇今天難得穿了一身西裝,出息正式場合嘛,不能太丟範了不是?

不得不說,高宇的身材還真是好的沒話說,筆挺的黑色,前胸微微的隆起,一看就知道是有料的男人。髮型爲了配合西服也是換了相對中規中矩的立寸,前額的頭髮被特意加長翻立起來。

菱角分明的標準美男臉上,標誌性的深藍色的魅惑眼線,高挺的鼻樑,比女人還要好的皮膚,嘴角微微掀起的一絲壞笑。霸氣中有着一絲壞小子的味道,正是時下純情少女喜歡的類型啊。

走到孫藝珍身旁,孫藝珍似有所覺,笑着給高於拉過椅子。兩人相識一笑,高宇坐了下來。

只是一個簡單的動作,卻給人在場其他人默契溫馨的感覺。不少記者都對視了一眼,這兩人有戲啊。

“好啦,各位有什麼想問的就問吧,沒想問了,我們就各自回家了。”高宇不鹹不淡的說道,把在場還在走神的記者都嚇了一跳,趕忙都回了神。

開什麼玩笑,要是什麼都沒問就回去,這月孩子的奶粉錢可就沒了啊。

“咳咳咳…… 高現身你好,我是《漢城早報》的崔尚燕。想必我們在場的所有人都知道您這段時間英勇事蹟。我們都非常敬佩您的精神……

我想問的是,按照醫院公佈的X光片來看,您背上的傷似乎還沒好利索吧?這對您的拍攝會不會有影響呢?!”

再說了一大堆廢話後,高宇就要暴走的時候,這位記者終於問出了自己的問題。在場的其他記者也是嘴角微微抽搐着,這位同行好厲害的嘴功啊,連他們都聽得瞌睡了。

“首先,我本人非常感謝您的關心。雖然當時傷的還算嚴重,但這麼多天過去了,已經結疤了。基本上,對電影不會產生什麼影響。要是癒合速度有您口才口才一般好久好了,估計早就痊癒了吧。”強忍着扁人的衝動,高宇笑着答道。

雖然被人拍馬屁是件非常爽的事情,但被連着拍了幾分鐘,那就不是拍馬屁了,而是拍馬屁股。

“您好,我是每日娛樂的記者。對於這次的拍攝,您會選擇怎樣的方式?或者說是怎樣的形式進行?!”相比上一位,這個就專業多了。

“呵呵,想必各位還在爲現場僅有三人感到奇怪吧。一個電影發佈會參演人員怎麼說也要有十幾人纔對。首先,這是部電影按照我的劇本來說。全片主要男女主角的情感的貫穿,基本上沒什麼男二號女兒好之類的。所以,理論上來講有兩人就夠了。當然,我說這話意思並不是說其他參演人員不重要,只是,我還沒想好請誰。”


“那按您的意思,今天到場的除了女主角 應該還有我們的男主纔對。我想知道的,我們的男一號在哪?!”記者抓住了高宇語句與現實的不符,頗爲犀利的問道。

“男一號?!哈哈… 不就在你面前嗎?!”高宇笑着說道。


“譁。。。”現場聽聞這句話,頓時沸騰了。

“您,您的意思是,男一號是你自己?!”也難爲這位女記者了,說話都有開始結巴了。

“如果沒什麼變故的話,我想是的。”高宇的話再次肯定了大家的猜測。不少記者馬上在電腦上敲着“天才編劇獨挑編劇男一號兩大角色……”

孫藝珍也是微笑着看了看高宇,沒想到眼前這個男人已經有這樣才能了。雖然事先早就知道了,可在此聽來,心中還是不免有些震動。

只有李載漢還老神在在的看着資料,也沒見有什麼反應。“切,他還沒說另一條呢,要是說了,你們還不嚇死啊。”老李在一旁嘀咕着。

“高先生,您的魄力我們很敬佩,但到目前爲止,您似乎還沒有任何演藝的經驗吧?一部好的電影,它的演員一定是最起碼是專業的。不知道,您那什麼來保證您的票房。”

這位記者就比較直接了,一針見血的指出了高宇的不足。

“謝謝你的肯定,但作爲一個專一的記者,那您似乎還忘了一件事啊,我沒錯的話,演藝經驗我害死有點的。其次,我覺得一部影片,擁有好演員當然重要,有的巨星甚至可以一個人影響到整部影片的票房。毫無疑問,我們的孫小姐的確是一個優秀的演員。而我?雖然有MV拍攝的經歷,但對於電影是在算的上市門外漢了。”

高宇話似乎承認的自己的不足,但也讓剛剛提問的記者一陣臉紅,自己怎麼把這茬給忘了呢?

“但是,我個人覺得,決定一部電影優劣的不僅僅是它的演員整容,更重要的本身故事的精彩性。能不能打動觀衆,能不能引起觀衆的共鳴纔是最重要的。這也是爲什麼好萊塢大片那麼多,真正出名的也就那幾部的原因。這個,大家不能否認吧。”

看着現場變得安靜下來的不停記錄記者,高宇抿了口茶,茶的清香入嘴,高宇看了眼孫藝珍。這個細心的女人,來的時候還幫自己帶了茶葉,每次都會讓高宇有着小小的感動。

孫藝珍也會轉過頭,俏皮的眨了眨眼睛。還要現場的記者們沒注意到,不然又要成明天的頭版頭條了。

“對了,爲了能更好的給大家呈現出完美的效果,這次的拍攝不單單實在韓國進行。中國,臺灣也都回去。我要說的說完了,接下來請大家提問我們的女一號和導演吧。他們纔是這部電影的主角嘛。”

“嗤……”老李的一口老血差點噴了出來。這尼瑪到底誰纔是主角啊?尼瑪怎麼就睜着眼說瞎話,好好讓我坐着休息不行嗎?

孫大美女也是無語的白了高宇一眼,這傢伙臉皮還是一如既往的厚啊….

“也?去中國?!”本來安靜了的現場,再一次沸騰起來。

這尼瑪,又是要鬧哪樣啊?! 相比韓國媒體的不解,中國媒體知道高宇要來中國拍電影后,都給予極大的支持。開玩笑,這位可是讓廣電都出面的人物,況且這次的事件,高宇也算是衛國爭光了,中國這邊要是都發應平淡了,天朝大國的面子往哪放啊?!

中國人雖然在一些事情上是容易內訌,互掐。但是一旦涉及名族大義,每一箇中國人都會迅速凝聚起來。一箇中國人是一條蟲,一羣中國人就是一條龍。

91年的百年洪澇,還有剛剛過去的非典。中華名族都向世界證明了自己的強大。

高宇都清晰的記得一年前與師父一起外出歷練的時候遇到的那一片片的隔離區。師徒兩人也曾潛入隔離區,每當看到那是雙雙渴望自由,存活的眼睛,高宇就自責不已。

但有什麼辦法,自己雖然知道,但又無法說明,說到底自己的力量還是太弱小了啊。

當然高宇也匿名捐過1億RMB資助。基金會的工作人員和媒體都是震驚不已,以至於現在都在尋找着這位“天使”。

…………

廣電這個時候也非常給力的出面發表聲明:“我們將全力支持電影的拍攝。”這句話一出,不知有多少電影公司,廠商求爺爺告奶奶的要跟高宇合作贊助。


國內的粉絲們也給予的極大的期待與鼓勵。就連孫藝珍的粉絲“珍珠”們也都紛紛站出來,送予祝福。韓國的粉絲更是狂熱,直接上街堵這兩人,逮不住就直接去各自的經紀公司,在門外歡呼給予支持。

當然,高宇也不能不顧及韓廣播的面子。演員除了自己,其餘的都跳了韓國演員來參演。而且,也申明的前期會在韓國,去中國只是後期需要去取景。這才平息了韓國媒體的騷擾。

而當高宇與孫藝珍最後發佈會的合影出現在網上時,不少有愛的粉絲都覺得兩人非常登對。照片中的兩人,男的英俊霸氣,女的性感清純。有人會說這詞用的有些矛盾,但只要你看過照片就不會這麼說了。

而在媒體看來這也只是粉絲們的遊戲猜測而已,也就不了了之了。

裏面的客串角色,高宇直接擺脫給了YG,讓楊賢碩擺平。楊賢碩也是樂呵着接受了,除了女主的父母找了兩位中年人來演外,其他的基本山都是YG的人。

而那些個練習生一聽說有上鏡的機會,就算只是客串也都爭搶着。對於她們這些練習生來說,能有機會演出就是最大的幸福了。

何況,還是公司的第一牛人“宇神”親自編劇、出演的電影。

不說這不電影票房會如何。就光是現在媒體給予的關注度,就足夠他們爲這個擠破腦袋了。

把這些事情丟給楊賢碩後,高宇就準備自己的事情了。畢竟主要的問題,例如,找場地、組建劇組可都要靠高宇的。

這次,高宇沒有客氣,直接把這個重任丟給了自己老舅。經過前段時間與廣電的商談,SBS現在一躍成爲了韓國最具人氣的電視臺,隱隱都有着超越KBS的勢頭啊。

中國市場,對於世界上任何一個行業來說都是快大蛋糕。這兩年韓劇在中國爲那些投資商賺了不少錢,嚐到了不少甜頭。這會說是突然直接掐斷了這條財路,讓這些大佬們蝕骨難耐啊。

所以,SBS成了唯一的突破口。

金秀男現在現在可謂是真正的認清了自己的地位,開始老老實實的當自己的社長。不過他怎麼也想不到,自己的外審現在已經是真正的SBS第一大股東了吧。

上次與張衛國詳談之後,高宇就開始了他的計劃。有張衛國出面與瑞銀(國投瑞銀基金管理有限公司)的老總進行商談。

只是稍微的展露了點自己的背景,加上給出的價格也是豐厚無比,對方也就賣了個順水人情,將SBS的股份賣給了自己。

現在高宇手上有SBS 51%的股份,加上金家手裏的,差不多有65%了,已經是絕對控股了。可以說,SBS 現在已經姓高了,雖然是披着韓國的外皮。但這樣不正好方便辦事嗎?!

當然,這一切,高宇也不打算告訴金哲東,老人還是在家安享天年的好。

事情一步步再向高宇模擬的方向進行着,似乎一切都將美好的進行下去……

=============================分隔線=============================

“哈哈哈,你小子手腳到時挺快的啊。這纔到韓國多長時間了,就爲咱老高家找了媳婦啊。唔,我看了,模樣不錯,這次回來直接帶到咱們家。讓我們看看。”

一大早的,高宇就被電話吵醒,鬱悶的他直想罵娘。一看手機屏上老爸兩字,嚇得渾身一哆嗦,差點點掉地上。沒想到大老遠的打電話來就只是爲了說這個。

“爸,國內那些媒體說的話你也信啊?!況且我纔多大啊,我可已經決定了。成不了世界巨星我可不打算結婚啊。”高宇有些無語,難道上了年紀的人都這麼八卦嗎?!連老爸都不能免俗?

“世界巨星?!嗯,俺們老高家要是出個世界巨星,這個感覺還是很不錯的。”電話另一邊,高樂雄摸着略帶胡茬的下巴,笑着。

“不過上次的事情是怎麼回事啊?都鬧到讓你張姨出面了,你不是又是瞞着家裏吧?!”高樂雄疑惑的問着,正因爲了解,他纔會這麼問。以兒子的驕傲,要是沒有萬難的情況,是絕對不會向家裏開口求助的。

“切,你也太小看你兒子了。我這還不是爲了祖國下一代啊,也算是爲國家做了件好事,讓那些肥頭大耳的飯桶出點血有什麼不好啊?!”高宇打着哈哈,笑道。

“是因爲外公吧?!”高樂雄直截了當,戳破了兒子的謊言。這臭小子,怎麼說也是俺媳婦的老子,那就是我的老子,做就做了唄,還不好意思了。

“嘿嘿……”高宇乾笑着,也沒想着能瞞住自己老爹,也瞞不住不是?!

“要我說你小子心就是軟,我要是你,直接去把他那什麼委員長狠狠的扁一頓。”高樂雄霸氣的聲音從電話裏傳來,聽得高宇嘴角抽搐不已。自己這老爸還真是彪悍啊。

“那您現在來揍他一頓也不晚啊,我們父子聯手,我放哨,您動手就行。”高宇賊笑着,看你怎麼說。

國會委員長可是總統欽點的,怎麼也算是部長級的人物了吧。真要這麼幹了,估計是別想安全從青瓦臺出去了吧。

“啊哈哈,一看你小子就不靠譜,想着讓老子去送死啊。”高樂雄沒好氣的笑道。

“不過要是真回來中國的話,還是回趟家吧,你媽怪想你的。當然,要是能帶着媳婦那是最好了”

“嗯,我會的。”翻了翻白眼,自動將老爸的後半句省略,又閒聊了兩句,就掛了電話。

“嗯,還是給老媽打個電話好了,這麼長時間沒聯繫了。”拿起手機,調出通訊錄,就要撥出去。

“嗡嗡……”還沒等撥,手機又響了,看了看號碼,不是中國來的。自己也不認識啊。

“喂?!哪位?”

“學弟,這麼快就把學姐忘了嗎?我們纔剛剛見過面的,真讓學姐傷心啊。”

電話那頭傳來的聲音讓高宇臉色一變,“韓敏英?!”

“不錯嘛,還記得我的聲音啊。”咯咯的小聲再次傳來,平時聽來分外悅耳的聲音,現在讓高宇有些反胃。

“呵,韓小姐的聲音想必聽過的人都不會忘記吧?說吧,找我什麼事,沒事就掛了。”對於這位,高宇現在是一絲好感也無,只想着趕緊結束通話。

“咯咯咯,學弟還是那麼的快人快魚呢,難道沒事就不能給你打個電話嗎?!”韓敏英繼續閒扯着。

高宇一句話沒回,就要按下掛斷鍵。

“我手上有份東西想必你會很感興趣,要聽嗎?!”估計是知道高宇就要掛電話了,韓敏英無奈的說道。

高宇還是不說話,但也沒掛斷電話。

“三星的股份。”韓敏英在電話一頭恨的牙癢癢,跟這傢伙說話咋就這麼難呢?!這可是大寒冥國多少男人想擁有的待遇。

“時間,地點……” 半小時後,高宇出現在了咖啡店。

韓敏英正坐在靠裏面的位置上,喝着咖啡,手裏拿着本雜誌看着。今天韓敏英完全是紅裝素裹啊,一身紅色的風衣,紅色的高跟鞋,脣膏就更不用說了。

連高宇都不得不承認對方的魅力,別的女人要是一身紅裝,只最多讓人感到刺眼的豔。在韓敏英身上,卻想冬日的一朵嬌豔的玫瑰,高貴中透着一股驚豔,讓人生不起半分的厭惡。

“來啦?坐吧。”韓敏英感覺身邊來人,擡頭一看,笑道。高宇也不客氣,一屁股坐在了對面。

“要喝什麼?”打了響指,服務員走過來,候在一邊。

“茶。”高宇擡了擡眼皮,不鹹不淡的回道。服務員愣住了,看向韓敏英。

“就準備茶吧。”韓敏英笑着點點頭,像如這種等級的咖啡店,雖說是咖啡店,但爲了滿足這些挑剔的客人。什麼都有準備的。

“好的,您稍等。”服務員心底雖然有些奇怪,但還是禮貌的答道。和這麼漂亮的女朋友一起,竟然喝茶?!真是個怪人。

“來咖啡店喝茶,你做事還真是出人意料啊。”抿了口咖啡,韓敏英笑道。

“要說做事出人意料性,我可比不上你啊。沒辦法,從小喝茶和習慣了,咖啡還真喝不慣。”高宇面色依舊平淡,“說吧,到底什麼事,我麼時間浪費在你這。”

“你不覺得和我這樣的美女在一塊說這些很不懂風情嗎?!”韓敏英有些不忿,自己今天特意爲了見對方,穿了這麼一身紅,現在竟然對自己理都不理。

看他的目光,自己和看空氣沒什麼區別。

“呵呵,美女雖美,可我不想自己在被李正道請去一次。我說了,我的時間寶貴的很。”高宇看着眼前嬌媚的容顏,心底卻冷笑不止。

李正道上次請自己去,除了想試探一下自己的態度,也是再告訴自己斷了對自己孫媳婦的念想。

只是沒想到最後卻被高宇將了一軍。現在想想都想笑,着爺爺確實夠精明,可惜生了個腦殘孫子。


Add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