魏雪柔見狀趕緊走上了前,給秦澤小心地揉着。

“秦總,您沒事吧?都跟你說了要小心了,你怎麼還這麼浪啊……”

秦澤被砸的眼淚都流出來,雖然心裏恨恨地罵着這破系統。

不過他還是站起身朝着前面的小房間走了過去。

自己腫了腦袋換過來的,究竟是什麼。


這房間相當小。

只有正中間放着個長度足有一米多的箱子。

秦澤朝着魏雪柔點了點頭。

然後長長地呼吸了一口氣,打開了這箱子。

打開箱子之後。

秦澤只看到這箱子裏面躺着一把相當陳舊的劍。

這劍雖然看上去比較陳舊,不過相當精緻,一看就知道相當值錢。

“這啥玩意兒?”秦澤握起這把劍,皺了皺眉頭。

“嗯?秦總,下面怎麼還有個信封!”魏雪柔順手拿起了這信封,念起了上面的字:“至秦澤少爺……秦澤少爺?哎?秦總,給你的?”

“給我的?看看裏面寫了什麼?”秦澤有點懵逼。

這地方他都沒來過,怎麼會有一張寫給他的信呢?而且還叫他秦澤少爺?


只是魏雪柔手往裏面伸了伸卻搖了搖頭:“秦總……只有一個信封,裏面空的……”

“被拿走了?”秦澤皺起了眉頭。

這纔想起了之前老院長躺在病牀上和秦澤講的話,似乎是要和他講關於他身世的事情。

莫非是老院長拿走了?

老院長到底在藏着什麼?


也就在他充滿疑問的時候。

魏雪柔又發現不對勁了。

“秦總!你看那裏!”

秦澤轉過頭,愣住了。

另一邊,竟還有一扇一模一樣的石門! “還有道門?!”

秦澤走到那石門前,都愣住了。

這地方究竟怎麼回事,打開一道怎麼還有一道?

俄羅斯套娃嗎是?

щшш● Tтkan● ¢○

“秦總,你還要把這門也打開嘛?”魏雪柔在一旁說道。

秦澤看了她一眼。

剛剛那門是因爲他變身了纔有特殊方法打開的。

可現在……

總不能開着金剛不壞的技能往前撞吧?

“這門,我們還是下次再來開吧……”

“你是不是沒變身就開不了……”

秦澤:“……”

你特麼瞎說什麼大實話。

“這麼可能!我這麼牛逼怎麼可能有我開不了的門!今天晚了,我們先走吧,你不走那我把你一個人扔這兒了!”

秦澤還是很懂魏雪柔的心理的。

這話一出,魏雪柔慌了。

“別別別!我走我走!我們趕緊跑。”

魏雪柔已經不想再在這陰冷潮溼的地下多呆一秒鐘了。

只是她剛轉身朝了出口,就聽到這出口的隧道傳來了奇怪的聲音。

她嚇得直接躲到了秦澤的身後,巨兇緊緊地貼在秦澤背上,恨不得都要壓扁了。

“秦秦秦……秦總……好像有什麼東西在!我剛剛聽到什麼聲音了!”

秦澤被這巨兇一貼,渾身一顫。


他不禁嘆了口氣。

唉,這妹子兇明明這麼大,膽子怎麼這麼小?

算了,也只能讓我用身體支撐她一下了。

“你是不是聽錯了,怎麼可能有……”

就在秦澤想裝逼地說兩句的時候。

那奇怪的聲音又傳來了,這次秦澤也聽到了。

“我日!還真特麼地有什麼在!”

他嚇得也直接抱住了魏雪柔。

說實話,這破地方本來就不對勁,再加上以前老院長給他講的那些恐怖故事,要說不慌,那是騙人的。

“哎呀……”

被秦澤突如其來地一抱,魏雪柔嚇得直接啊了一聲,臉都變紅了。

“秦總,輕點,太用力了……”

她這話一出,外面的聲音更是大了。

伴隨着兩道燈光。

兩個身影出現在了他們的面前。

“你們在幹什麼呢!”

秦澤瞪眼一看,這才把手從魏雪柔身上放了下來。

“臥槽……嚇我一跳,是你們啊。”

來的人原來是呂小萱和龍含香兩個人。

兩個人剛剛安置好了柳詩雅,眼看秦澤這麼久都沒回來,於是就過來找找他們了。

結果發現被掀開的地板,發現這長長的走廊,於是走了下來。

小心翼翼地快走到盡頭的時候,竟聽到了魏雪柔剛剛說的那句話。


秦總輕點不要太用力?

這下兩個妹子急了。

秦總?

那不是秦澤嗎?

這!

這兩個人在做什麼呢!

於是兩個妹子加快的腳步,立馬衝到了他們的面前。

看到兩個人衣服還在,這才稍微放心一點了。

還好,原來不是在做那種少兒不宜的事情。

……

很快,幾個人便上去了,並且把情況說清楚了。

對於秦澤的疑問,呂小萱更加的是一問三不知。

“我只記得老院長說過這附近好像有個防空洞,讓我們見到了千萬別進去,什麼?下面有寫着你名字的信封?這個我更加不知道了……對了你手上拿的啥?”

“這個?”秦澤舉起了下手上的那把劍,“我也不知道,就在一個箱子裏放着的。”

龍含香卻也好奇地湊上了前,微微皺起眉頭:“嗯?”

“怎麼?你認識這劍?”秦澤問道。

“不認識,不過我好像在哪裏見過劍柄上的這個玉佩……”龍含香說道。

秦澤這才發覺這劍柄上還有一枚不太起眼的雀形玉佩。

“你見過?”

“嗯……我不記得了在哪兒看到過了……不過有點印象……”

本來秦澤還想糾結一下的。

不過現在時間已經不早了。

他嘆了口氣。

“算了,時間已經晚了,今天湊合一下就在這裏休息吧,有空再糾結這玩意兒。”

之前龍家的傻子管家龍九說了讓九點前送龍含香回去,現在都這麼晚了再送她回去不被打死纔怪,索性等到明天吧。

……

時間很快到了第二天。

秦澤先把龍含香送回了家,之後才帶着柳詩雅和魏雪柔回了公司。

本想着之後再去見老院長的。

只是秦澤一回到公司就發覺了異常。




Add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