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長老拿着開山弓,飛躍到了半空之中,雙手靈光狂閃,全身真氣運轉了一遍又一遍,聚集起了最爲精純的真氣。

下一刻,黃長老單腳微張,左手穩拿弓,右手一拉,一把全由真氣聚集而成的箭便出現在了弦上。

啊,黃長老大喝一聲,右手更加用力幾分,將弓弦拉滿。

轟,一聲爆響聲從黃長老雙手間響起,一道靈光瞬間從開山弓中射出,下一刻便穿透了白蛇。

嗷,一聲怒憤的吼叫聲從白蛇口中傳出,而四周就好像安靜了下來,誰也再沒有聽到任何聲響,好像一定都定格了般。

數息之後,白蛇猛得一彈,撞向了陣法結界,然這一撞,竟將正座藍樓城都撞的震盪起來。

與此同時,亞中德等人想再出手,擊殺白蛇,可惜的是,白蛇在撞擊到陣法之上後,便直接掉落到了地面之上。

然,就在他最後一撞之下,也將正個藍樓城的陣法結界給撞成了無數的白茫茫靈光,撒落在了正個藍樓城之上。 雖然白蛇用盡最後一絲力量,也要打開陣法,讓其它靈獸逃離此地。

可惜的是,他並不知道,連他如此強悍的十階靈獸都沒能活着離開藍樓城,更別說其他的靈獸了。

當然,還是有少之又少的靈獸成功逃離了藍樓城,不過且都是一些敏捷的小形靈獸。

這些靈獸能活到陣法打開,從而逃離藍樓城,主要還是因爲他們是速度類型的靈獸,沒人肯花費時間去跟他們玩。

“亞前輩,各位前輩,此白蛇可否送於晚輩?晚輩願意拿出東西交換。”曾浩一施禮,上前說道。

“哈哈,少盟主說那裏話,此白蛇本就是你寶丹門殺死的,本就該屬於你的,加上此次若非少盟主領導,我方未必能取得如此大的勝利。”亞中德哈哈大笑道,表現的很是痛快。

“哦,那就先過各位前輩了,接下來請各位前輩按排下門派,清點戰果,切吾追擊。”曾浩微微恭身,抱掌說道。


說完後拿出靈獸袋,直接將白蛇裝了起來。

“少主小心,那白蛇還沒死。”一旁的江長老上前說道。

“江長老放心,這個晚輩自然知道,多謝前輩的提點。”曾浩微微一笑,裝起白蛇後,便回到了藍樓城宮殿之中。

藍樓城宮殿本來就是他以及一些元嬰老怪居住之地,雖然在戰鬥中有所損傷,但還是可以暫時住人。

而曾浩帶着江黃兩位長老回到住處後,便告辭,自己進入到了房間之中。

曾浩回到房間,佈下一個臨時陣法,回到了靈園空間,將白蛇放了出來,讓昊天幫自己醫治白蛇,這才從新回到了自己的房間之中。

雖然江黃兩位長老對自己不錯,不過曾浩也絕對不會天真到,將靈園空間之時告知兩人。

至於他救白蛇,那是見此蛇有情有義,臨死也要衝開陣法,讓自己的同夥離開。

讓他不由想起了自己三位兄長,這才決定要救下白蛇。

第二天,藍樓城的戰況已然清點出來,人族一方死亡數百人,其中大多都是築基期修士,只有數十名金丹期修士不幸戰死。

至於元嬰老怪,倒只是傷了數人,也只是輕傷,休養幾天便能回覆。

而萬獸林一方,九階靈獸以上死亡近五十多名,重傷便有四十多名,只有唯數不多的逃跑。

至於其他階級的靈獸死亡近數萬,而藍樓城以及其於十二陣營全毀,已經無法住人了。

其實能有這麼好的結果,主要是因爲萬獸林高層在看到曾浩帶領着元嬰老怪之時,便直接下去了撤退的命令。

如此一來,纔會引發如此的慘敗,加上回路讓陣法結界給阻斷了將他們都給逼到了死角。

當然,還得是藍樓城等陣營不夠大,這纔會讓靈獸相互踩踏而死。

不少的低階靈獸就是讓自己的同夥給死死踩死,或是半死,讓修士輕鬆滅殺。

試想下,一個不大的籠子內裝滿了野獸,而加上大量的蚊子攻擊,他們想傷蚊子的同時,也在自傷。

最主要的是,這些蚊子都擁有較大的傷害力,碰則死。

這也是人族能取得最後勝利的原因了。

至於高階靈獸,那些可以形化的九階以上靈獸,則是因爲他們太想着突圍,總出現像白蛇那般,不去自我防禦,重於攻擊陣法結界,這才能如此輕意被斬殺。

但然拉,也是人族這一方數量夠多,近千名元嬰老怪在此,他們什麼可能是對手,那可是都跟他們是同階的修士。

加上自己被圍,有點心慌,才落得如此下場。

而在清點完畢之後,曾浩便立即命人從建家園,從加陣法結界,以最快的速度回覆藍樓城的防禦。

他可是很清楚,吃了如此大的虧,萬獸林什麼可能就此罷休。

如果萬獸林的首領之人是一位冷靜處事之人倒也罷了,如果是一名心氣火了性格之人,那必定會全面反撲藍樓城。

以藍樓城沒有防禦陣法存在的時候,想正面面對萬獸林的全面反攻,還只有點困難。

當然,要敗還是不太可能的,必竟此時藍樓城可是聚集了天臨星人族九成以上的實力,加上剛大勝,士氣如鴻,自然還是擋得住靈獸的全面攻擊。

只是那時候死傷將是以過半的來定。

這些元嬰老怪那個不是活成精了,自然也清楚這點,早早就命人開始大量佈置陣法。

將正個萬獸林出口,也就是藍樓城前方圍得嚴嚴實實,所是連只蚊子也難以飛進。


至於人族之戰,一戰成名,特別是曾浩的名字,早以傳遍了正個天臨星。

人人都知道,此戰是曾浩帶領,並獲得了前所未有的勝利戰果。

加上有心人特意抄作,讓曾浩的名聲更是傳遍了正個天臨星,讓這位來歷不明的少盟主,寶丹門的少門主成了家喻戶曉的飯後話題。

當然,這有心人,自然便是寶丹門之人了,他們什麼可能會放棄這次提升自己門派名聲之事。

同時也在宣佈着,他寶丹門在天臨星的地位。

當然,對於這一切,曾浩自然不會知道,就算他知道了,也無可耐何。

必竟以他一張嘴,說解釋多少,只是讓他鬱悶的是,他成了寶丹門爭名奪利的旗子。

此時他還是得乖乖的跟着那些元嬰老怪商議着下一步的行動。

這次的商議結果還是和上次一樣,有人主張趁勝追擊,有人主張堅守以待。

對於曾浩而言,自然是支持堅守以待的一方了,必竟此次,他完全將萬獸林給得罪了。

可丹靈子給他的命令且是讓他趁勝追擊,繼續攻打萬獸林。

大神別追我 ,他原本的打算,便是拖到丹靈子出關,好親自主持此戰。

而他不知道的是,丹靈子自從知道了曾浩一戰滅了萬獸林近十分之二的實力後,更是安心的待在了寶丹門,完全沒有要出關的意思。

還命人傳話,讓曾浩繼續擔任平伏萬獸林的任務。

曾浩自然很不願意,可是他現在騎虎難下,也只能一再的拖下去,以堅守以待的方法,一直的拖下去。 想拖住戰局,等待丹靈子出關的曾浩,且沒想到,在他一再拖盡不發起攻擊的第二個月後。

萬獸林再也沉不住了,聚集了上數十萬頭靈獸,逼向了藍樓城。

這下一來,曾浩就是想再拖,也恐怕不行了。

藍樓城宮殿之中,依然坐着數十人,條條表情凝重,死死的盯着曾浩。

然曾浩且一逼毫不在意的模樣,輕飄飄的扇着手中的風羽扇。

經過了二個多月跟這些元嬰老怪相處後,曾浩也有了自己的把握,也不再像之前那般畏懼。

“少盟主, 情歡 ,你還要堅守下去嘛?”亞中德此時已然跟合歡老魔站上同一戰線,都主張直攻萬獸林。

“哦,那亞前輩的意思是?”曾浩並不回答亞中德的問題,反而反問道。

WWW ▪ttKan ▪¢ ○

“哼,唯今之計,我們應該聚集人手,跟他們一戰勝負。”亞中德冷哼一聲說道。

“這個自然,他萬獸林敢範我人族,又豈能讓他們安然而退。”曾浩啪了一下,合上了風羽扇,微笑着說道。

“哦,少盟主也同意出戰萬獸林了?”亞中德臉色一緩說道。

“這個自然,只是在出戰之前,晚輩有一個問題,一直想不通,不知亞前輩可知道答案?”曾浩一副爲難的模樣說道。

“少盟主有何問題,不妨說出來。”亞中德在聽到曾浩同意出戰,不由話語也變得豪爽起來。

“你們說,我人族修士是不須要吃飯也能活得好好,精神依然抖擻,那靈獸呢?”曾浩臉上表情似笑非似的說道。

“少盟主的意思是?”一旁的合歡老魔聽到曾浩的問題,不由一怔,有點似懂非懂的問道。

“合歡前輩,晚輩只是不清楚吧了,不知道那位前輩知道呢?”曾浩依然笑容滿面的說道。

“哼,自然是要吃的,靈獸靠食血肉來增加體力以及真氣,一般靈獸,一二個月不吃便會餓死,只有九階以上靈獸才能如我人族修士一般,靠自我吸收靈氣來補充體力。”亞中德一聽曾浩的問題,不由臉色一沉的說道。

曾浩問的這個問題,連剛出道的菜鳥都知道,如今他竟然拿出來問。

讓下面衆人不由想起上次曾浩陰亞中德的一幕,紛紛選擇了不回答曾浩的問題。

就連合歡老魔也選擇了不正面迴應曾浩,無奈之下,他亞中德只能再做一次出頭鳥。

“嗯,這麼說,萬獸林此次來的數十萬靈獸都是餓狼了?”曾浩眉頭一皺,不然喃喃自語道,雖然看上去想自語,單每個字都傳入到了衆人耳中。

“的確,從萬獸林中心位於到此,這些靈獸最少要走上一個來月,想來大多都是鋨得慌了。”說話之人,便是鳳凰山的太上長老,鳳凰仙子。


此人雖看上去如同的位年過半百的老夫人,可品性且十分像個小女孩子。

“少盟主的意思是再堅守下去,讓靈獸自己互相殘殺?”亞中德有點不敢肯定的說道。

“亞前輩這辦法倒也行的通,想來萬獸林應該不會備足糧食讓數十萬靈獸吃吧?能再拖他個一個半月的,想來那些靈獸就算不餓死,戰鬥力也應該會大減纔是,而如今出戰,且相反,這些靈獸每隻都如同餓虎撲食,各位認爲亞中德這方法如何呢?”曾浩依然似笑非笑的說道。

“哼,這也不失爲是個辦法,只是萬獸林的那些靈獸便會乖乖的跟我們這樣耗下去嘛?”亞中德對於曾浩總將問題推到自己身上,已然見怪不怪了,只是還是有點悶氣的說道。

“嘿嘿。然自不會,如我們陣法大開,以高階對戰高階,如此消耗下去,那又會是個什麼樣的局面呢?”曾浩嘿嘿陰笑一聲說道。

萬獸林已然圍住藍樓城數天之久,且沒有正面發起進攻,自然不是因爲他們對人族客氣了,而是上次讓曾浩陰了他萬獸林十分之二的實力,如今再見藍樓城大陣全開,跟之前一模一樣的架勢,故而遲遲不敢攻入,深怕再中對方之計。

然這天,萬獸林的高層也是緊密的進行着會議。

突然,原本一直城門緊閉的藍樓城突然再次打開,城中走出來了數百人。

爲首之人赫然就是曾浩,此時他手持風羽扇,一身白袍,倒有點像位公子哥的模樣。

“人族少盟主曾浩,帥人族衆人拜見萬獸林首領。”曾浩來到離靈獸百於米外,一施禮,真氣運轉,將他的話傳道了正個藍樓城付近數公里。

一聲長嘯,一名少女從靈獸後方沖天而起,衝向曾浩而來。

曾浩眼角微跳,但臉上微笑依久,雙眼微迷,死死盯着撲向自己的少女。

曾浩可不相信,對方真的會對自己直接出手,那無疑是在激怒人族,擊殺一個築基期容易,可面對人族全面報復可就難了。

果然,在少女到達曾浩數十米距離後,便停了下來,表情冷冷的盯着曾浩。


而江黃兩位長老早在少女飛躍而起之時,便擋在了曾浩身前,這也是少女沒有直接出手的原因了。


我,蟲族主宰 ,一身白衣,顯得溫文爾雅,光滑的小臉如同白玉雕刻而成般,讓人不由暗歎其的美麗。

“想來這位前輩便是萬獸林領主冰蛟仙子吧,在下曾浩,見過前輩。”曾浩不卑不椹的施了一禮說道。

“哼,人族小娃,可是你殺害我萬獸王白蛇女王的嘛?”這少女便是曾浩口中的冰蛟仙子,此時冰蛟仙子冷哼一聲,一臉不懷好意的說道。




Add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