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影見蕭血走開,也沒有辦法,只好慢慢的跟了上去。

石室非常的空曠,但並不是很大,估計如果不是太過於黑暗的話,應該可以看到盡頭。

空曠的腳步聲從四周傳來,在這一刻顯得特別的突出。

“那是什麼”黑影猶豫並不沒有觀察四周,所以在第一時間發現了前面的那個青黑色的石棺。

“過去看看”說完蕭血帶頭向着那詭異的石棺走去。

下一刻,周圍石壁上的油燈突然光芒大盛,瞬間照亮了整個石室,而那青黑色的石棺正靜靜的立在整個石室的正中央,一股詭異的氣息從中傳出。

蕭血和黑影二人可謂是藝高膽大,慢慢的向那石棺走去。

石棺已經不知道過去多少歲月了,表面積着一層厚厚的灰塵,蕭血走上前,用左手輕輕的拭去了那層厚厚的灰塵,不過遺憾的是石棺的表面並沒有什麼奇特的地方。

就在蕭血準備打開石棺的時候,黑影卻抓住了他的手。

“你這是怎麼了?怎麼隨便就去開這石棺?面對這種未知的擔心,我們還是小心爲妙”

聽到黑影的話,蕭血不由得打了個冷戰“我這是怎麼了?爲什麼會不由自主的去開那石棺?”僅僅瞬間蕭血就醒了過來,下一刻瘋狂的朝着他們進來的地方跑去。

“門消失了!”跑了許久之後蕭血終於反應了過來,一種莫名的恐懼突然在他的心底散佈開來。

“你怎麼了?”黑影追了上來,拍了下蕭血問道。

“這個空間十分的詭異,可以引發你心底的任何想法,並將其無限擴大”蕭血穩定了下心神道,畢竟他們還有兩人,有着可以說話的對象,並不至於一瞬間就完全的失去理智。

“什麼意思?”黑影皺了下眉問道。

“簡單說來,就是在這裏,我們要控制好自己的心態,不能產生好奇,恐懼,嗜血等任何情緒。”蕭血解釋道。

聽完蕭血的話,黑影不由的沉默了起來,一時間周圍也完全的安靜了下來。

———————————————————————————

“逍遙姑娘,這裏是什麼地方啊”當楊萍兒醒來的時候,就發現正在到處觀察的逍遙雪。

這是一個古樸的書房之中,周圍全部都是書架,上面更是放滿了各種書籍,從上面落滿的灰塵可以看出,這裏應該很久沒有人來過了。


“我也是剛醒不久,並沒有什麼奇異的發現”逍遙雪搖頭道。

“哦”楊萍兒揉了揉痠軟的肩膀,緩緩的站了起來,“啊,他是誰?”

由於剛剛躺在地上,所以逍遙雪並沒有發現書案後面的那個人,此人身穿一身素色的長袍,手中握着一幅竹簡,旁邊的油燈正不停的跳動着。

“這個人不過只是一個軀殼罷了,並沒有靈魂”逍遙雪解釋道。

“軀殼??!!”楊萍兒震驚道。

眼前之人雖然一動不動的坐在那裏,但是他身上的所散發出的那股淡淡的氣勢,卻是十分的驚人,讓人根本就無法把他和武魂的軀殼聯繫在一起。 漆黑的古墓之中,蕭血和黑影二人終於忍不住好奇,朝那神祕的石棺走去。漆黑是石棺出手冰涼,二人深吸了一口氣,猛然間將那沉重的棺蓋給挪了開來。

一股寒氣鋪面而來,即使是早已經達到天神境界的二人也忍不住打了個寒戰。

漆黑的石棺之中瀰漫着一股詭異的寒霧,讓二人根本就無法看清楚棺中之人。

“呼”

一股淡淡的微風不知道從那裏吹了過來,棺中的寒武終於慢慢的散了開來。

迷霧散盡,二人終於看清楚了石棺之內東西,並不是他們二人想象中的某爲強者的遺骸,而是一個奇怪的石碑,巨大石碑的正中刻着一個任何修道者都會認識的字—道。

不過那石碑卻並是完整的,左上角的部分更是不知道跑道那裏去了,留下的部分更是到處充滿了裂紋。

“這是什麼破爛!”黑影看着那古怪的石碑怒道。

“先不管它是什麼,我們小心點的好”蕭血謹慎道。

“小心?這這個塊破石頭?也不知道是哪個白癡,居然把一個石碑放在了石棺之中,簡直就是一個豬頭!!”黑影更加憤怒了。

本來滿懷希望可以找到法寶的他,在歷盡了千辛萬苦之後,發現的居然只是一個破爛的石碑,那股失望的心情迅速轉化成了憤怒,並被這奇異的石室給無限擴大了。

蕭血顯然也發現了黑影的問題,運轉功力,準備將黑影黑喚醒,憤怒中的黑影很快就感覺到了蕭血手中的力量,在憤怒的驅使下,抽出了那把漆黑的仙劍,向着蕭血斬去。

“砰”

蕭血拿出了一個尺形的法器,擋住了黑影那突如其來的一擊。

可是黑影的攻擊並沒有結束,無數道黑色的劍氣鋪天蓋地的向蕭血斬來。

“青羽,你瘋了!”蕭血怒道。與此同時,一股怒氣猛然間佔據了他的腦袋。

聽到蕭血叫出自己的名字之後,黑影的攻擊更加瘋狂了,而他的神識卻漸漸的渙散了起來。

“虛空裂”

蕭血顯然也打出了真火,那唯一的一點理智早就不知道拋到哪裏去了,直接用出了自己的最強殺招。

“萬鬼斬仙,誅天劍訣–屠魔”青羽一連使出了兩個絕強的殺招,擋住了蕭血的攻擊,並反擊了回去。

黑暗的石室之中,兩個本來志同道合的人打了起來。

不遠處,那青黑的石棺依舊傲立在那,中間石碑上的那個道字在這一刻顯得十分的突出。

———————————————-

另一邊,神祕的乞丐彷彿失去了靈魂一樣,死死的躺在那裏,一動不動。

不知道過了過久,一道淡淡的灰影出現在了他的面前,看着地上那無神的老乞丐,嘆道“道墓之內,修爲越高,生存的機率就越小,看在你修行不易的份上,我就放過你一次吧,”

說完只見那灰影大手一揮,老乞丐就消失在了原地,周圍又靜了下來,彷彿什麼事都沒有發生過一樣。

“道終於要甦醒了嗎?”那灰影輕輕的道,像是在嘆氣,又像是在預示着什麼。

餘音散盡,再看那通道處那裏還有什麼灰影,一切都彷彿是一場幻覺一樣,那個灰影是誰?即將甦醒的道又是誰?

—————————————–

谷前的場中,在那場混亂的大戰中,早已經變得滿地狼藉,一個個深不見底的大坑證明着那些曾經強大的存在。

場中,融合了逍遙冥殘魂的唐七傲然而立,半空之中,猿瘋單手提着趙任,一道若有若無的氣息連接這天空之中的那道淡灰色的門,不遠處斷筆書生,清水仙子和護陣老人倒在那裏不停的喘着氣。

六色的輪迴不停的旋轉着,被困在裏面的魔皇煦枯也彷彿已經放棄了反抗一樣,沒有了一絲的動靜。

“距離天外之門開啓還有半天的時間了,希望不要發生什麼意外才好”逍遙冥看了眼萬壑枯藤,心中默唸道。

雖然現在的逍遙冥只剩下了一絲的殘魂,但是他畢竟是當年曾經跳出過仙凡神三界的存在,他那強大的神識早就發現了偷偷進入道墓的三人,即使是那神祕的灰影也沒能逃過。

時間就這樣靜靜的流過,待到這一天即將結束的時候,那隱藏的危機終於還是出現了。

無盡的黑雲瞬間籠罩了整個空間,原本的白天有立刻變回了黑夜,不過這黑夜更勝以往,雙目在這一瞬間完全失去了作用。黑雲之中,無數的漆黑閃電不停的翻滾着,一股狂暴的毀滅氣息從中不斷的傳出。


“哼,”逍遙冥冷哼一聲,雙眼不停閃爍着青白的光芒,冷冷的注視這半空之中,

那原本安靜的輪迴,在這一瞬間再次的顫抖了起來,顯然煦枯也察覺到了外界的變化,正瘋狂的衝擊着。

看着天空的無盡變化,逍遙冥淡淡的道“我本想開啓天外之門,然後送你們去天外之界,可是現在看來,天帝顯然不會給我們這個機會,接下來,你們能不能夠撐到天外之門大開就看你們的造化了”

聽到逍遙冥的話,斷筆書生等人不由得臉色大變。

要知道,天地對於修道之人來說,那是可望而不可及的存在,世人常說天威之下,絕無活口,也正是證明了天地的可怕,現在聽到天帝即將出手,他們怎麼能不驚訝。

天空的黑色閃電並沒有多做停留,而是直接化做一把利劍,向着仍然身在半空的猿瘋斬去。

就在雷形的利劍即將轟到猿瘋身上的時候,一道淡淡的綠光突然出現,化作一把劍鞘,直接將那黑色的閃電給吸收了進去。

下一刻,天空的黑雲憤怒了,顯然對有人敢冒犯他而感到無比的憤怒。

看着那翻滾的黑色閃電,逍遙冥的神態也漸漸變的凝重了起來,身後的輪迴在這一刻震動更加厲害了。

是時,漫天的黑色的閃電直接轟擊了下來,雖然沒有了凝聚的威力,但是攻擊範圍卻是更勝以往。

面對那漫天的落雷,逍遙冥輕喝一聲,一種青綠色的光芒瞬間將他完全的籠罩在了其中,整個南荒的空間也在同一時刻法出了漫天的綠光,向着逍遙冥匯去。

黑色的閃電在接觸到那綠色的光芒之後迅速的將其突破,不過在前進了大半之後速度慢了下來,到最後反而被那綠芒給擠了回去。

“混賬,想不到你居然真的成功祭煉了這個空間”無盡的黑雲之中傳來了一陣震天的怒吼。 天空的怒雷依舊翻滾着,不過卻並沒有再落下來,彷彿是一個蓄勢的野獸一樣,讓人恐懼。


逍遙冥周圍的綠光也沒有進攻,二者就這麼相互對詩着。而神後的輪迴在這一刻震動的卻是越來越厲害了。


過了好久,黑雲的深處那道聲音再次響起“逍遙冥,你真的很了不起,不過就算你祭煉了這個空間又能怎麼樣?也不過是讓你這一絲的殘魂有了一處容身之所罷了”

逍遙冥也不說話,冷冷的看着天空,一雙深邃的眼神,彷彿可以看透時間的一切一樣。

不知道過了多久,那不停顫抖的輪迴終於有了一絲的縫隙,雖然僅僅只是一點縫隙,但是對於魔皇煦枯這樣的強者來說,已經足夠了。

下一刻,一道漆黑的身影從那縫隙之中鑽了出來,形成了一個強壯的身影,正是那魔皇–煦枯。

煦枯出來後,一眼就看見了正在於天空對峙的逍遙冥。

手中的長槍“魔道”化作一道紅光向着逍遙冥刺去。

這一刻,滿臉淡然的逍遙冥突然露出了一副意味深長的笑容,所有的畫面在這一刻完全的定格了下來。

不同於空間的封鎖,不屬於時間的操控,那完全是依靠絕對強橫的力量纔可以辦到情況。

力量永固!!!

“本來你是可以不死的,但是誰知道你卻不知死活的投靠了天帝!居然還敢聯合他來對付我,既然如此,那我就送你一程”逍遙冥的聲音突然在魔皇煦枯的腦中響起。

同時,他那雙看起來平淡無奇的左手卻彷彿是催命符一樣,向着魔皇煦枯罩去。

天空終於再次的翻滾了以來,所有的黑色閃電在這一瞬間,凝結成了一把漆黑的巨斧,向着下方完全靜止的空間劈去。

強橫的力量沒有一絲的停頓,瞬間斬下。

“哼”逍遙冥冷哼一聲,左手輕輕的放在的魔皇煦枯的頭頂,輕輕道。

“斗轉星移”

下一刻魔皇那高大的身影突然出現在了瘋狂斬落的巨斧之下。

“轟”

一股絕強的氣流,瞬間就將半空中的猿瘋震飛了老遠,手的趙任也被拋了出去,下方的清水仙子三人合力支起了一個能量罩,不過在接觸到那股氣流之後瞬間就被完全的淹沒了。

“可惡!逍遙冥你簡直太卑鄙了,我一定會再回來的”空中的魔皇煦枯化做一道黑芒,向着遠方衝去。

逍遙冥連看都沒看他一眼,因爲他知道,魔皇的肉身早已經在剛纔的絕強碰撞之下化爲了灰飛,沒有萬年的功夫,根本就無法恢復。

天空的黑雲在劈下那一斧之後也完全的安靜了下來。

良久,那道聲音纔再次的傳出“這次你贏了”說完漫天的黑雲瞬間消失的無影無蹤,天空再次恢復了平靜。

“嘭”

“這個人就算是那小子幫你的利息,哈哈…..”趙任的身體在這一瞬間突然爆開,接着從中傳出一道狂妄的笑聲。

看這死去的趙任,逍遙冥突然感到心中一痛,他知道,這是唐七的情緒影響到了他。



Add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