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爾託利亞:我呸,什麼叫你的小哈德!那是我的小哈德好不好、 萊恩:哈你妹夫啊)

其實在萊恩無意識的那半個時辰裏也沒發生什麼!(這裏的無意識指的是失去視覺與聽覺畢竟萊恩的腦袋之前被砍掉了)

當阿爾託利亞朝哈德羅特伸出手的那一剎那,哈德羅特便面臨了兩個選擇!一是直接拒絕阿爾託利亞,選擇一的話、哈德羅特無非就等於向阿爾託利亞說明了自己的立場!加入你的旗幟無非就是暫時的,等到交易完成,日後將再無瓜葛……

至於第二個選項則是接受阿爾託利亞的好意,這樣的話也就代表哈德羅特完全是不當阿爾託利亞是外人了。

在看到阿爾託利亞伸出右手的奇怪舉動後,哈德羅特足足愣了數秒!隨後哈德羅特慢慢伸出了自己的右手。

在看到哈德羅特所做的選擇後,阿爾託利亞心中的一塊懸石算是徹底落下了!

與哈德羅特相處的時日不長阿爾託利亞唯一瞭解哈德羅特的也只有那孤僻的性格了!而且他的這副孤僻與自己那副高傲還略有不同,阿爾託利亞的高傲是堅定在身份上!那是透漏在骨子裏面的,而哈德羅特的孤僻也是堅定在身份上的,不過卻是一個被遺棄的身份……而與阿爾託利亞最大的反差的地方、則是哈德羅特是一味的拒絕,而阿爾託利亞的則是選擇性拒絕!在對自身比較重要或者親密的人以外的人的時候哈德羅特是絕對不會留有一片空間的!而阿爾託利亞此時想做的就是打算試探一下哈德羅特與自己的交易到底有多坦誠。

哈德羅特憑藉着阿爾託利亞的手很輕易的就站了起來!不過此時哈德羅特卻有一些差異,爲什麼感覺眼前的阿爾託利亞跟之前有些不同了那……

此時的阿爾託利亞依舊還在緊握着哈德羅特的右手,眼睛也始終停留在哈德羅特的臉上!

“嗯?”哈德羅特想要將手抽出來,結果發現竟然無法掙脫於是發出一聲差異的聲音。

“之前沒有看仔細!眼前的這個傢伙倒是蠻帥的”阿爾託利亞看着面前不停皺眉的哈德羅特想到。

“是想試探我的手力嗎?”哈德羅特在多次抽手失敗後內心想到!而這也是此時哈德羅特唯一能想到的原因了。

最終在哈德羅特又一次抽手失敗之後,哈德羅特生氣了!右手的力度突然加深,以至於毫無防備阿爾託利亞的手被捏的粉碎。


“抱……抱歉”哈德羅特一臉難以置信的看着面阿爾託利亞已經變成畸形的右手低沉的說道。

“無礙!是我無理了”阿爾託利亞用左手按住右手的骨關節然後狠狠的一掰,剛剛聽到過一次骨頭碎裂的聲響又再度傳來!

看着一臉平靜的阿爾託利亞,哈德羅特輕嘆了一口氣隨即主動握住了阿爾託利亞那已經粉碎性骨折的右手、隨後哈德羅特的左手慢慢平放於阿爾託利亞的右手之上!一道黑色的氣團從哈德羅特左手中緩緩注朝阿爾託利亞的手中彙集。

“爲什麼要爲我治療?”阿爾託利看着逐漸恢復的右手微笑着像哈德羅特問道。

“錯在於我!自然要想辦法彌補”哈德羅特的騎士理念無論何時都伴隨其身……

“原來……犯了錯是可以彌補的”不知爲何阿爾託利亞在聽到哈德羅特的話後突然有些哀傷的說道。

“能爲我……講述一下你的故事嗎?”哈德羅特一邊治療一邊輕聲的問道。

“我的事?有什麼好說的,再說我的事你不是都已經知道的差不多了嗎?”阿爾託利亞抽回右手稍微活動了一下淡淡說道。

“我想知道的是你究竟是爲什麼才當的王,還有我曾經在誓約勝利之劍中看到一個身穿藍色盔甲的少女站在劍丘之上!那個少女,是你!還是誓約之誓?”哈德羅特眉頭一皺將阿爾託利亞抽回的右手再度抓回手中、黑色的氣團再度朝阿爾託利亞的右手匯聚。

阿爾託利亞……

“你知道你現在的動作有多麼的無理嗎”阿爾託利亞有些生氣的說道,不過右手卻並沒有抽回。

“那個少女!是我,而你所說的那個劍丘則是我第一次參加戰爭!而那次也是我第一次使用誓約勝利之劍的地方……”阿爾託利亞沉默了一會後開口說道。

“至於你問我爲什麼要當王,人間難道沒有留下關於我家世的資料嗎?”阿爾託利亞奇怪的問道。

哈德羅特……

“是嗎”看着哈德羅特輕輕搖拉搖頭,阿爾託利亞有些失落的說道。

“想聽聽我的故事嗎?”阿爾託利亞擠出一絲微笑朝哈德羅特詢問道。

看着又再度點了點頭的哈德羅特,阿爾託利亞閉上眼睛開始回憶起來!似乎是想將那久遠的記憶挖掘出來似的……


“我出生在不列顛的皇室家族(那時還沒有四國,唯一的一個國家就是不列顛)一出生我就被富有了不尋常的使命,不過很可惜我不是一名男孩!女孩在當時是無法繼承儲君的王位的”

“尤瑟王!我的親生父親也是當時不列顛的國君,而在我一週歲的時候他便將我寄養在家臣埃克特騎士那裏!而我也幸福快樂的再那裏度過了接下來七年快樂時光,不過快樂時光也只到了七歲變終止了、在我七歲的那一年發生了一件對我影響很大的事……”阿爾託利亞在談到此處的時候哈德羅特可以很清晰的看到阿爾託利亞的臉頰有些微微的抽動!哈德羅特知道那是因爲情緒激動從而導致臉部肌肉擴張的現象。

“我的父親在率兵討伐其餘國家的時候不幸戰死……作爲長女的我被帶回了那個一點都不熟悉的皇宮,而這也是我第一次見到了我名義上的兩個弟弟還有一個叔叔”

“看着弱小的他們趴在父親屍體上不停的痛哭,而我卻並沒有流下一滴眼淚!當時的我只是靜靜的看着那個躺在地上並沒有見過幾次的父親……”

“本來我以爲我回來弔唁完父親之後就會再次回到埃克特叔叔那裏繼續生活的,但是我做夢也沒想到!一切纔剛剛開始而而已,當時不列顛的大賢者梅林竟然不可思議的預言出不列顛以後的命運!而這個預言很難以置信竟然會與我有關”阿爾託利亞似乎想到了什麼有趣的事情一般微笑着說道。

“當不列顛陷入危難之際,第二代教皇將拔出石中劍(誓約勝利之劍在當時的別稱,有王者之劍的意思)成爲新的不列顛國王!而這個二代教皇沒想到竟然會戲劇化的落入我的身上,你說奇怪不奇怪”

哈德羅特……

(解釋一下!一代教皇死後愛爾蘭大陸分化!而教廷的教皇一職則一直空閒,因爲太陽神臨走的時候留下了一把王者之劍,而能夠拔出石中劍者皆爲第二代教皇)

“不知爲何,當時年僅七歲的我竟然真的如預言那樣拔出了無數人都拔不出來的王者之劍!也就是在那個時候我的人生髮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

“哈德羅特!你知道我的騎士王稱號是如何來的嗎?”阿爾託利亞看見面前一動不動的哈德羅特微笑着問道。

“據教廷歷史資料上記載所說亞瑟王恪守騎士精神,忠誠正直,謙遜有禮,個性認真。爲王公正廉潔,愛人民勝於一切,始終將榮耀與尊嚴放於首位。自尊自信且爭強好勝,故追加騎士王頭銜”哈德羅特照着教廷那本不知道什麼時候傳下來的的資料一字不差的說道。

“呵……我就知道”阿爾託利亞在聽完哈德羅特的話後露出一副意料之中的表情說道。

“恪守騎士精神……始終將榮耀與尊嚴放於首位,好一個騎士王……好一個騎士王啊”阿爾託利**緒有些激動的喊道。

“有什麼不對的地方嗎?”哈德羅特有些疑惑的問道。

“沒什麼不對,或許應該說你說的那些一點都沒有錯纔對!曾經的我的確如你剛纔所描述的那樣……”

“這是再誇自己嗎?怎麼感覺有點不對勁那”哈德羅特心裏想到。

“騎士王這個稱號束縛了我的一生!我的一切都被這個稱號完全的剝奪了……我爲了能像他們描述我的那樣而拼命努力,我放棄了我原有的一切!原本應該活潑開朗的性格變得高傲而且嚴肅,原本柔弱的身體爲了那不得不肩負的使命而拼命的練習武技……爲了做好那個人們所崇拜的騎士王!我又開始尋找那個傳說中能實現願望的聖盃,我想利用聖盃實現我的願望!這樣我也將解脫束縛恢復自我,但最終找到的聖盃卻也只是一個笑話”阿爾託利亞自嘲的說道。 “聖盃?我在資料中倒是有看到過一點點的描述!不過聖盃到底是用來做什麼的?”阿爾託利亞嘴中突然出現的這個詞彙令哈德羅特詫異起來。

……

“據說在人間初成的那一刻,天生異象!而在世間最本源的混沌之地中飛出了三件混沌至寶、他們是天生的神器!每一件都有異常獨特的功效,三件混沌之寶穿過混沌之地來到了人間,他們擁有自己的靈智所以可以自由行動因此除了有大機緣的人之外其餘人是無法找到它們的。

“不知那三件混沌至寶都是什麼?”哈德羅特好奇的問道。


“聖盃、初開劍、還有……大地密鑰”阿爾託利亞停頓了一下然後說道。

“傳說聖盃擁有實現願望的奇效,凡是找到聖盃者的人都可以向聖盃說出自己的心願並得以實現、因此大陸上不少人都爲此踏上了尋找聖盃的旅程”阿爾託利亞再看見哈德羅特有些迷茫露出一絲笑意淡淡的解釋道。

“而我在繼任王位之後,擁護我的十二名圓桌騎士便與我一同奔赴戰場!依靠誓約勝利之劍那強大的威懾力最終我平定山河,統一了大陸上大部分的國家!而聖盃……也在那段時間被我碰巧的找到了”

“你的願望實現了嗎……”哈德羅特淡淡的問道。

“呵呵,世間怎麼可能真的會有能實現願望的東西存在!就算有的話也可能能存在人間的”阿爾託利亞露出一絲苦笑朝哈德羅特說道。

“那聖盃到底有什麼用處,曾經有那麼多人的爲了尋找聖盃從而犧牲在尋找的道路上!如果這一切都是虛假的話,爲什麼還會有那麼多的人去尋找!”哈德羅特心裏不解。

“聖盃……準確來說應該說三個混沌至寶吧!他們原本都不是爲了這個目的而誕生的!三個混沌至寶是構築人間的三個重要因素!大地密鑰其實就是這萬古山河,而聖盃則是一個能產生無窮無盡混沌之氣的巨大熔爐,人間的七大元素也是因爲聖盃的關係才能得以平衡的!至於初開劍則擁有着破除結界的奇效,就算是撕開空間裂縫也不是不無可能的,你們之前應該已經領略到了不是嗎”阿爾託利亞輕笑的說道。

哈德羅特明白阿爾託利亞指的是什麼,之前與教皇一戰那把神祕莫測的螺旋狀單手劍就是初開劍!而哈德羅特與萊恩之所以會來到深淵魔域就是拜那把劍所賜……

“聖盃並未實現我的願望!當時失落的我把它寄放在我的體內,或許這也是命中註定吧!在莫德雷德刺穿我的身體之後,我原以爲我的一生就那麼結束了,可是沒想到我的意識卻始終無法消散,即便我的身體已經傷痕累累無法站立行走,但是卻依舊能保持清醒狀態!而在那之後不久艾德琳娜就出現在我的面前”

……

“在最初變成死靈騎士的那段時間!艾德琳娜是我最不想見到的人……不過沒有多久我就釋然了!或許這也是一個不錯的選擇,我以後在也不用去揹負那強加在我身上的榮耀使命,也不用在爲別人而活,現在仔細回想!其實我還是很感謝她的”阿爾託利亞微笑着說道。

“而從那之後的一段時間,我便跟在艾德琳娜的身邊!我在自己的臉上戴上了一個面具倒也不怕別人會將我認出來!就那樣我與艾德琳娜在大陸上游歷了不少時日、直到有一天下一屆教皇繼任的時候,這種安逸才被打破”

“你們潛進了教廷並將遠離塵世的理想鄉給偷了出來是吧?”哈德羅特在阿爾託利亞提到三代教皇的時候試探的問道。

“沒錯!遠離塵世的理想鄉雖然是誓約勝利之劍的劍鞘,但也同樣是封印斯隆神體的關鍵所在”阿爾託利亞淡淡的說道。

“既然你知道是封印神體的關鍵所在爲什麼還要將劍鞘偷走!難道你想施放神體?”哈德羅特疑惑的問道。


“你應該也看到了吧!”阿爾託利亞沒有回答哈德羅特話而是換了一個話題問道。

“看到了什麼?”不明所以的哈德羅特疑問道。

“在你成爲死靈騎士的時候,你應該看到了纔對、看到與你簽訂契那名死靈法師的……記憶”阿爾託利亞輕聲的說道。

哈德羅特……

“艾德琳娜的記憶雖然我並不全都知曉,但是她反抗斯隆的那一份心情已經完全的傳達到了我的心裏!偷走遠離塵世的理想鄉的舉動無非就是希望神體所散發的黑暗能量能令教廷的那些人改變初衷將神體破壞,這樣艾德琳娜日後也會輕鬆不少!只不過我還是太小看他們了!他們竟然能在失去遠離塵世的理想鄉後依然能完好的維持封印……”阿爾託利亞無奈的嘆了口氣說道。

對於阿爾託利亞只是爲了單純想要破壞神體纔去偷劍鞘的舉動!哈德羅特表示眼前這個女人實在是太蠢了……

而教廷那些人之所以繼續維持封印也不是爲了遵循太陽神的旨意!神體是不可能就那麼被輕易被破壞的,如果能輕易破壞!當初三神直接就神體摧毀好了幹嘛還要費勁的將之封印……而教廷的那些人在選擇封印之前也一定試驗過了!在發現無法將其破壞之後才繼續封印的。

“偷出劍鞘之後,艾德琳娜的脾性突然變的有些急躁起來!不但開始四處挑戰大陸上的那些絕世高手,就連強大的其餘物種!也都遭受過艾德琳娜的挑戰!比如一些高階的九階或十階魔獸等,而每一次艾德琳娜都或多或少受到一些傷,但是對於巫妖來說那些傷根本就構不成致命傷……而艾德琳娜的對手則清一色全都是命送當場……每一次我都是遠遠的在遠處觀望着她!那拼命戰鬥的弱小身軀!真不知到她哪裏來的那股氣勢……”

“艾德琳娜的挑戰無休無止,終於再一次惹怒了一個強大的存在!這個人燃燒生命之火終於並以自身爲代價施放了一個超強的魔法!而那個魔法最終竟然撕開了空間裂縫!而我則與艾德琳娜一同墜落到那個裂縫之中了”阿爾託利亞長嘆了一口氣說道。

“當我甦醒過來的時候,周圍已經是滿地的屍山血海了!艾德琳娜強大的實力無論在哪裏都是不可顛覆的……在深淵魔域裏的這段時日,艾德琳娜除了尋找空間裂縫之外還是尋找空間裂縫、而最終艾德琳娜也的確在一處懸崖峭壁邊圍找到了一個動盪很嚴重並連接人間的裂縫!而我在那時候斷然的拒絕了與艾德琳娜一同回人間的打算,而她也沒有拒絕,反而答應的異常乾脆……

於是她就那麼消失在我的面前、而我則繼續在這沒有時間概念的深淵魔域中繼續生存……

一開始我的打算只是想在深淵魔域中安穩的度過以後未知的歲月!不過深淵魔域中的那些魔獸和領主們似乎並不是很歡迎我的到來,而我的契約則是在與蛛母對抗時候掙脫的!當時的我變得異常癲狂,甚至有種無法控制身體的感覺!遠離塵世的理想鄉被我從體內抽離而出,緊緊的握在手中!但仍然還是無法驅逐心裏那股暴亂,但我意識徹底全無的時候,我正面面臨着一場很嚴峻的危機!不過很幸運我並沒有死去,當我甦醒過來的時候那場戰鬥的經過我已經完全不記得了……而蛛母那旁大的身軀就那麼橫躺在我的前方。

千瘡百孔的身體還有那不知道被什麼樣的劍技攔腰斬斷的身軀令當時的我看的有些發麻!

“不過當時的蛛母並沒有死亡!她的生命力異常的恐怖,不但上半身的人首與下半身的蜘蛛身體分離了還能繼續活下去,而且還在以驚人的恢復速度癒合着”

事後經蛛母所講!當時的我如同變了一個人一般,渾身不但被一團黑色氣場包圍,實力也是瞬間暴增了好幾倍……

雖然當時我無法記起!但是事後沒多久記憶便緩緩恢復了。

當我突破界限解除契約之後,我變被那股狂亂的意識吞沒!殺戮,戰鬥則是我唯一想做的事!而蛛母則很倒黴的成爲了當時的我第一個對手……

“而在我將蛛母重創後想要施展致命一擊的時候,體內的聖盃突然開始散發混沌之氣來!模糊的神識也得以恢復了一絲清明,虛脫的自己最後終止了還未揮出去的哪一劍!隨後重重的倒在地上昏迷了過去”

“聖盃能喚醒心智?”哈德羅特在聽到阿爾託利亞的話後震驚的問道。

“如果沒有其餘合理的解釋的話也只能這麼說了”阿爾託利亞無奈的說道。

“當時恢復心智的我!不但可以自由操控元素之力,甚至還能將其黑化以增強威力、至於爲什麼我會變成這樣……可能真的是和體內的聖盃有關吧”阿爾託利亞向哈德羅特攤牌說道。

“克拉德美索曾經說過,無論是亡靈騎士還是死靈騎士!只要是亡靈物種的話只要強行解除契約,都會使自己陷入狂暴的狀態中!最後甚至還會失去神智變成一個只知道戰鬥的單純亡靈,而你在解除契約之後不但能夠神智保存完好,實力竟然還得到了提升、這種怪異現象唯一說的通的可能真的只有那個神祕莫測的聖盃了”哈德羅特點了點頭隨即說道。 對於哈德羅特所說的話,阿爾託利亞只是輕輕的點了點頭!也算是間接的贊同了克拉的美索的話吧。

在這之後阿爾託利亞又繼續講述了一些以前那些封存的記憶!而哈德羅特則只是靜靜的傾聽着……

短短几十分鐘的談話!哈德羅特卻好似將阿爾託利亞的一生都觀摩了一遍,阿爾託利亞!一個充滿傳奇色彩的人物,擁有與自己截然不同的身份!但是我們的結局卻是一樣的,只不過自己是在爲自己而活,而她的一生卻……

總之!經過這短暫的談話,哈德羅特與阿爾託利亞的關係更近了一步,而阿爾託利亞在與哈德羅特談完話後顯得格外的高興。

上一次與人類說話阿爾託利亞已經不知道具體是幾年前了!這次能夠像一個人類一樣吐露心聲、阿爾託利亞心裏是的真的很高興……

而此時人間的塞爾穆布魯克城鎮又迎來了新的一個早上。

格朗薩姆最近幾天的生意那是蒸蒸日上,不但前幾天來了一個福星(小愛)今天早上更是又多了五個保安……要說起這幾個保安,格朗薩姆的老闆此時還是一副不敢相信的樣子。

小愛這幾天已經不用出去打廣告了,因爲格朗薩姆在塞爾穆布魯克已經算是家喻戶曉的了!此時小愛要做的只有每天穿上女僕裝給那些客官上上菜什麼的就可以了,而那幾個保鏢就是之前被小愛折磨夠嗆的那幾個地痞……

說起保鏢這事!老闆是又驚恐又莫名其妙!一大早店還沒開張,這幾個傢伙就找上門來了!一開始老闆是又點頭哈腰又是端茶倒水,而那幾個地痞雖然說話語氣還是一如既往……但是臉上卻個個都如霜打了的茄子似的!不但愁眉苦臉,似乎還有些癲癇的感覺。(精神魔法的後遺症,身體會時不時的抽搐)

“那個……幾位爺!這月的份子錢前幾天不是剛交過嗎” 老闆愁眉苦臉低聲的問道。


此時小愛沒在,老闆自然不敢與之叫囂……

“老闆,咱們也算是熟人了!每次我們拿了錢可都是說話算數不再找你麻煩的,所以也請你誠實點告訴我、你們店有沒有一個叫安娜塔西亞的魔法師?”地痞頭頭喝了一口桌上的茶水然後有些嚴肅的問道。

“我熟你七姥爺個雞大腿……誰跟你是熟人”老闆在心裏將地痞頭頭罵了個幾十遍、不過之前的話老闆可不敢說出口。

“那個……我們店算上剛來的小愛姑娘總共也才三個人而已!而且你說的那個叫安娜塔西亞的人我也並不認識呃”老闆點頭哈腰的回道。




Add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