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望月臺,看臺依舊鬧哄哄的,越來越多的人涌入瞭望月臺,只是很明顯,大部分人都被擁擠的人潮推得越來越遠。

凌逸這時候已經從站立的姿勢轉變成了坐在大樹上,枯燥的看着樹下混亂的場面,差點就瞌睡了過去,身旁的小雪倒是精神得很,好奇的左看看右瞧瞧,止不住的樂呵。

“咻!”

突然間,天空中響起的一聲利響,瞬間將凌逸驚醒了過來。

擡頭看去,只見十人排成一字形,從高空處降落在望月臺上,爲首的那人皮膚雪白,樣貌陰柔,臉龐上掛着一種高傲的神色,嘴角上挑起一絲似有若無的微笑,雙手抱臂,直接走到望月臺邊緣,看着看臺上的衆人,冷笑道:“乾陵派的人呢?不會是害怕了,躲起來了吧?煉藥術天下第一的名號,我怎麼看都有些名不副實啊!”

“陰天師!”一聲滿含着怒意的清喝,兀然從遠處響起,一道苗條俏影,從望月臺入口處輕輕飄來,直接躍上了望月高臺,與陰天師冷眼對視。

在她身後,乾靈派派主趙坤帶領着派中各大高手紛紛來到了望月臺上。

趙青靈!

凌逸的目光瞬時間集中到了趙青靈身上,好久不見,趙青靈已經面容消瘦了許多,不過身上卻散發着一種精明能幹的氣息,精緻的臉龐本就美麗,再加上那種意想不到的魅力,反而更加吸引人,目光一瞥可以發現,看臺上十之八九的人都將視線集中到了趙青靈的身上,這還不包括餘下的十之一二的女人!

“長得倒不錯,不會是花瓶吧?”陰天師怪笑道,看着眼前的女子,他也有種驚豔的感覺。

“花瓶,你接下來就知道我到底是不是花瓶了!”趙青靈冷若冰霜,冷笑一聲,走到長桌旁,玉手輕輕觸摸到長桌上的高級煉藥爐上,一團淡淡的火焰便是騰燒而起。

“接下來,我就是你的對手!”俏目微微擡起,趙青靈冷聲而又堅定的道。

“好好好!”陰天師高興的拍起了手掌,嘴脣一舔,身後的九人退下,他則是走向那張長桌,忽的眼瞳暴縮,身影一個飄退,一道黑色絲線就是狠狠地爆射在他剛纔所站之處,砰地一聲炸響,地上出現了一個巨大的坑洞。

陰天師冷汗淋漓,怒火在心頭飛速上漲,“王八蛋!是誰!”

充斥着怒火的一雙目光掃過四周看臺,一旁的趙青靈和乾靈派的衆人驚愕的你看着我我看着你,都是不明所以,陰天師很快將目光移開,他知道這不是乾靈派下的手,那麼就是有人隱藏在暗處伺機對自己動手!


“呼!”一道黑影迅速飛過,陰天師的目光迅速集中到了那道黑影上,見到那道黑影鑽入一顆樹葉繁茂的大樹上,暴喝一聲:“給我滾出來!”

暴喝聲一落下,陰天師身上便是激射出無數道精神絲線,直接對準大樹飛射而去! 層層樹葉掩蓋之下,凌逸苦笑一聲,看着手中突然拋射向自己的黑衣斗篷,哭笑不得。

有人栽贓自己,這是凌逸腦海中閃過的第一個念頭,這頂黑色斗篷,就是剛纔陰天師誤以爲的黑影,如今黑色斗篷在自己手上,自己是怎麼也洗不清了。

想到這裏,凌逸向四處張望了一下,看臺上都是些驚愕呆滯的目光,就連趙青靈這些乾靈派的高手們也是幹瞪着眼,很明顯,想要陷害自己的那人做得很絕很好,居然沒有任何人看穿其中的陰謀!


“該死的!”凌逸緊緊捏住手中的黑色斗篷,心中咒罵了一聲,忽然間,無數道精神絲線就像自己竄射而來。

“凝!”心念一動,精神力迅速的從腦海中抽取而出,轉眼間在身前形成了一道結實的精神壁障,將小雪和自己護住。

“叮叮叮!”那無數道精神絲線就好像是無數根砸來的鋼針一般,撞上了那道紫色的精神壁障,震起一道道漣漪之後,方纔消散。

站立在高臺上的陰天師見自己一招攻擊無效,立馬腳踏虛空,飛速的向隱藏在樹葉下的大樹爆射而來。

“死!”飛向大樹的途中,陰天師怒喝一聲,威勢震天,只見他右拳拳頭緊握處,被一個巨大的由魂氣凝聚而成的拳頭覆蓋住,而後狠狠的向前方轟擊而去。


在場的看客不乏眼光銳利者,有的一眼便看穿了陰天師的實力,月魂七段!

即使是一名星魂強者,面對着陰天師的這一記巨大的拳頭,都可能身負重傷,更何況是這顆大樹,或者說,是隱藏在大樹樹葉下的那人。

“轟!”

拳頭撞在了大樹上,風捲殘雲般的將大樹連根拔起,綠色的樹葉瘋狂的舞動,竟是形成了一個巨大的圓球,向遠處緩緩地飄去。

“這圓球中就是那偷襲之人吧?就這樣死了?”

“估計是吧,月魂七段強者一擊之下,難逢敵手。”

……

看臺上的看客們竊竊私語起來,略有些忌憚的望了眼陰天師,便是將目光收回,對於天空中慢慢飄遠的綠葉圓球,他們也不多看一眼,畢竟在這樣的攻勢之下能夠倖存幾乎是不可能,否則,必定實力要強於陰天師,但若是如此,又何必偷偷摸摸的偷襲陰天師呢?

虛立空中的陰天師嘴角上漸漸挑起一抹殘忍的笑意,一擊斬殺對方,更是震懾衆人,自己的名頭想必要在中州城傳響好一會兒了!

然而,就在所有人都以爲偷襲之人已經死在了陰天師的手下時,一縷淡淡的紫色光芒,卻是從綠葉圓球的縫隙中放射而出,頓時間,所有人都看傻了眼!

“轟!”

巨大的能量爆射四方,空氣一片片震盪開來,竟是有着少許的空間裂縫短暫形成,綠葉如刀,瘋狂的四處狂飆,大半向陰天師激射而去,少許飛落向看臺上的看客。

陰天師錯愕了一番,旋即立馬反應過來,張口冷聲大喝,一道無形的精神壁障就是將他和狂亂飛舞的綠葉隔離開來,綠葉撞在那精神壁障之上,最後化爲碎粉飄落空中。

望月臺上的趙坤,也是在此刻微微錯愕了一下,然後大手一揮,衣袖之間狂猛的涌出一道劇烈勁風,將飛落向看臺的綠葉全部吹散,這些看客雖然和乾靈派沒有任何牽連,不過人若是傷在了乾靈派的地盤,他還是有些過意不去,所以纔會出手保護。

高空中,出現了兩個人影,凌逸抱着小雪,俯視着臉上佈滿猙獰的陰天師。

“是他!”望月臺上,趙青靈驚訝的輕掩小嘴,難以置信的看着那個傲然站立在虛空之上的男人,隨後目光漸漸下移,看到凌逸懷中那個嬌俏的女孩時,剛纔還洋溢着驚喜之色的一對美眸,忽然之間就變得冷淡了下來。

不過,趙坤卻全然沒有注意到趙青靈眼神的變化,聽到自己的女兒如此驚訝,忽的心頭一跳,急忙問道:“靈兒,你認識他?”

“啊!”趙青靈驚醒了過來,俏臉泛起兩團紅暈,羞澀低頭,道:“他就是我說的那個或許能夠拯救我們乾靈派的人!”

“什麼!”趙坤大驚失色,立馬將目光移動到凌逸的身上,盯着凌逸看了一會兒,滿意的點了點頭,不停地誇讚道:“不錯不錯!這等精神力,似乎已經能夠和地階中級藥師相提並論了,年紀輕輕就已經將自己的精神力磨練成如此,真乃妖才!或許還真的能夠爲我們乾靈派扳回一程呢!”

“地階中級藥師?”趙青靈有點兒不敢相信的眨了眨大眼睛,目光凝滯在凌逸身上,一股驚詫隨後便是涌上了臉龐,旋即苦笑一聲,道:“沒想到他竟然提升如此之快,兩個月前,他還只不過是一名玄階高級藥師而已!”

“什麼?”這一回,趙坤已經詫異的無法用言語形容,嘴巴大大的張開,兩隻眼睛死死的盯住凌逸,怎麼都不敢相信這名年輕人居然進步如此神速,若是如此,恐怕妖才這兩個字都不能用來形容他了!

逆天奇才,絕對是逆天奇才!這種人即使乾靈派不能收於門下,也萬萬不可得罪了!

趙坤心中驚訝萬分的想到,只是他並不知道的是,凌逸的天賦,其實也不過就是高出尋常人一點而已,勉強能算是天才之流,關鍵是他機遇極好,假使不是在魔域麒麟獸洞府中吸收了那三顆圓球中的充沛精神力的話,他也不可能有如此神速的進步。

虛立高空上的凌逸,並不知道望月臺上的趙坤對自己的看法,已經從讚賞轉變成了詫異,他將懷中的小雪放下,望着那個同樣冷眼瞪視自己的陰天師,笑道:“我只是個看客,並沒有出手襲擊你!”

“怕了?”陰天師冷笑道,“你別以爲躲進樹葉後面把斗篷脫了,我就會以爲有人嫁禍你!”

凌逸低頭看了眼手中的黑色斗篷,嘴角上扯起一抹無奈的笑容,陰天師並不傻,倒是看出了可能是有人嫁禍給自己,只是他爲什麼如此執念的認爲自己就是襲擊之人呢?或許是因爲不服氣吧!剛纔和他平分秋色,這人或許現在想要找藉口找回場子!

“你既然這樣認爲,那我也沒辦法了!”凌逸擺了擺手,無奈道。

“好,我就當你承認了!既然如此,受死吧!”陰天師眼中劃過一道陰厲的神色,五指成爪,一團黑色的煙霧,開始在他手心成形。

“慢!”就在陰天師準備一舉轟殺眼前的凌逸時,宛若金鐵碰撞的一聲大喝,忽的從低處傳到高處,震得他耳膜劇痛無比。

回過頭來,陰天師惡狠狠的望着那個飄入虛空的趙坤,冷喝道:“趙老頭子,你這是什麼意思?”

“呵呵!”趙坤皮笑肉不笑的笑了笑,指了指望月臺,道:“陰天師,我們還是比試煉藥術吧!這位小兄弟就留下來,到時候若是你贏了,禁地之塔歸赤焰谷,這位小兄弟任你處置,若是我們贏了,我們乾靈派也不要什麼,就請你放過這位小兄弟就行了!”

“好!”想都麼想,陰天師就答應了,在他看來,趙青靈煉藥術再怎麼厲害,也只不過是一個玄階藥師而已,難道能和自己這名地階中級藥師相比?

“那可不行!”這時候,一直沒有說話的凌逸揚起了手,目光森冷的望向趙坤,眼光中殺意盎然,卻是咧嘴笑道:“這位老先生,你當我是什麼了?我凌逸可不是那種想買就買想賣就賣的貨品!”

“額……”趙坤略微有些尷尬,心中暗笑一聲,臉上卻是誠懇地道:“那麼小兄弟認爲這該怎麼辦?”


陰天師也將目光對準了凌逸,如果凌逸不答應,他就立馬出手擊殺凌逸!

對陰天師那一對充滿殺意的目光不屑一顧,凌逸微微一笑,道:“那就讓我來和他比試比試,如何?”

“這……”趙坤故作躊躇,然而心裏卻是笑開了花,裝模作樣的認真思考了一會兒,笑道:“好吧,小兄弟還請竭盡全力,畢竟這可關乎到我們乾靈派的鎮派之寶,禁地之塔!”

“好的!”淡淡一笑,凌逸帶着小雪掠過陰天師,直接降落到了望月臺上。

臺上,趙青靈正好眉眼帶笑的看向凌逸,輕移蓮步,走上前來。

“你爹可真黑心,不知不覺就把我給賣了!”凌逸望着趙青靈那從玉白脖頸直接攀升到臉頰上的粉紅,低聲笑道。

“啊!你看出來了!”趙青靈低聲驚呼道。

“是啊!”凌逸無奈的撇了撇嘴,單手環抱趙青靈纖纖細腰,靠在她的耳邊悄聲道:“所以你要給我點補償!”

“補償……什麼補償?”趙青靈又羞又喜的低下了頭,如此親暱的動作,又是衆目睽睽之下,她恨不得找個地縫鑽了進去,只是心裏甜甜的,長久的離別讓她恨不得立即投入到凌逸的懷抱中,緊緊地與眼前的男人擁抱在一起。

“親我一下……”凌逸壞笑道。

懷中的趙青靈嬌軀一陣顫抖,隨後,玉臉就好像是染上了一層鮮紅的染料般,通紅無比。

“不行……你贏了這次比試,我就親你一下!”趙青靈羞澀的搖頭道。

“好嘞!”凌逸把趙青靈抱得更緊,轉過身來,面對着已經降落在望月臺的陰天師。

“臭小子,原來你和乾靈派有點兒關係啊!”陰天師那冷厲的目光移動到了趙坤臉上,陰冷的笑道。

“之前我和你也一點關係都沒有,不過現在你敢惹上乾靈派,我是不得不管了,不就是一場比試嗎!我會讓你輸得心服口服!”一股自信的氣勢,從凌逸的身上向四周擴散而開,衆人紛紛側目而視。

只見他將小雪拉到趙青靈身旁,交代了幾句,方纔龍驤虎步的走上前來,指着陰天師,沉聲道:“我會讓你輸得很慘很慘!”

不知爲什麼,陰天師聽見凌逸那自信的口氣,心中不由的打了好幾個寒戰,望向凌逸的眼神中,那麼短暫的一瞬間,竟然有種驚懼之感。 心中閃過一抹驚懼之意,旋即,陰天師眼瞳中閃過一道森冷殺意,一股暴怒,便是將那絲驚懼完全取代。

死死地握緊了拳頭,陰天師冷笑道:“那我們就試試!”

“奉陪到底!”凌逸淡淡一笑,臉上也是變得凝重了許多,身爲地階中級藥師,他很快就看出了陰天師同樣也是一名地階中級藥師,這樣的對手,他還是第一次遇到,所以不得不慎重一點,陰溝裏翻船的事情,他可不做。

瞥了眼遠處那顆已經被陰天師轟成碎片的大樹,凌逸心裏苦笑了一聲,本來以爲可以親眼見到其他人之間的一場煉藥術大戰,卻沒有想到居然換成自己親自上場。

“報上名來,我不和無名之輩比試。”陰天師雙手抱臂,傲慢的看向凌逸,說出這番話,也只不過是想要貶低一下凌逸而已。

“你不和無名之輩比試,我則是恰恰相反。”凌逸笑道。

場中忽然安靜了一下,看臺的看客先是愣了一愣,隨後便是鬨堂大笑起來,按凌逸這說法,不就是在說面前的陰天師就是無名之輩嗎?

相比於看臺上的衆多看客,望月臺上的兩方人馬中,乾靈派衆人大都是面帶微笑,顯然也很清楚凌逸話裏的意思,而陰天師那方則是個個臉色鐵青,陰天師的臉色更是陰沉的可怕,全身因爲暴怒而不斷的發抖,拳頭死死的握住,發出咯咯爆響。

“牙尖嘴利的臭小子,擊敗你之後,我會讓你生不如死!”陰天師暴吼道,臉部的肌肉擠在了一起,猙獰不已。

“真是不好意思,你想擊敗我,可能沒這個機會了。”凌逸自信一笑,信心滿滿的走到長桌旁。

目光自最顯眼的那尊高級煉藥爐上掃過,將長桌上擺放着的散發着各種各樣香氣的靈藥看在眼裏,擡頭微微一笑,道:“你是想和我比試什麼?是要煉製天昏聚靈丹還是換骨生肌丸,又或者說是龍涎劇毒散?”

一眼掃過這些靈藥,凌逸就能將可以煉製的丹藥全都講了出來,立馬引動看臺上所有看客驚聲奇呼,即使是乾靈派那些已經在煉藥術上造詣頗深的長者,都略帶讚許的將目光投射到了凌逸的身上,目光隨即變得狂熱,要不是他們沒有達到年齡限制,他們也十分希望和陰天師比試一下煉藥術,畢竟凌逸口中的這三類丹藥,可都是些高級靈藥,沉迷於煉藥術中的他們,自然也是有些手癢起來了。

“果然有些本事!”趙坤滿意的點了點頭,嘀咕道。

“爹爹,我就說他一定能幫我們乾靈派渡過難關吧!”趙青靈有些邀功意味的笑道。

“那可不一定,陰天師可是魔雲殿重點培養的一名藥師,年紀輕輕就能夠取得如此成就,青年一代中無人可及,可不是那些輕與之輩!”趙坤凝重道,目光也是擔心的看着自信滿滿的凌逸。

“那你還設計讓凌逸哥哥和陰天師比試?”趙青靈撇了撇小嘴。

“額……”趙坤被趙青靈說的無話可說,“乾靈派中的青年一代藥師之中,就只有你能力最高,那你和凌逸兩人之間,誰的煉藥術更強呢?”

“那還用說,當然是凌逸哥哥咯!不過我也只是差一點而已,不輸給他!”趙青靈望着凌逸的背影,笑道。

“所以如今讓他和陰天師一戰,豈不是勝算更大?”趙坤笑道。

“說到底你還是不相信凌逸哥哥!”趙青靈白了一眼自己的父親,對於這位老爹,她可是有些哭笑不得了。

“怎麼會不相信?自己的女婿,還有不相信的道理?”趙坤哈哈一笑,目光略帶深意的掃視了一眼趙青靈。

“呸!”趙青靈輕啐了一聲,頓時鬧了個大紅臉,害羞的看了凌逸幾眼,緊接着低下了頭,兩隻小手不斷的揉捏着自己的衣角。

見到自己的女兒如此羞澀,趙坤笑着搖了搖頭,沉默的看向凌逸,那個他有些看不懂的少年。

陰天師心裏狂怒,難以自已的一種憤怒,從小生長在魔雲殿的他,自由就受到殿主的重點培養,因爲天賦突出,所以一直備受尊敬,也養成了他那種高傲的性格,即使是魔雲殿那個極品藥師延燁,對他都是不敢得罪,可想而知他在魔雲殿地位究竟有多高。

然而就是在今天,他居然在這麼多人的面前被凌逸羞辱了一番,他已是怒不可遏,若不是想要憑藉自己最強的煉藥術擊敗這個不識好歹的臭小子,陰天師早就衝上前去,將凌逸轟殺了!



Add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