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泉泉,把你的力量借給我!」


傳承還未結束,泉泉在最後接受龍族傳承所給予的龍力之時聽到了清靈在心底向它發出的請求。

『吼~~~』龍嘯驚天,在十萬米之上的海面上掀起一陣滔天大lang。

泉泉知道自家小主人是出事了,不然也不會急切的跟自己借力量,它可是清楚的知道,小主人身邊可是有一把龍靈劍,還有一隻來歷不明的紫寶,而紫寶似乎知曉百事,實力也是風雲莫測。

出於對小主人的擔心,泉泉想要立即從這裡衝出去趕往清靈身邊,可是它清楚這裡和小主人身處的地方相隔太遠,自己根本沒有辦法一下子就飛到小主人身邊。並且此時傳承還在繼續,它想要離開也不是辦法。

龍族傳承之地的傳承一旦開啟,除非傳承結束,否則身在其中的龍族根本就沒有辦法出來,傳承的機會寶貴,一條龍一生也只有這一次機會。

對於小姐姐的要求,泉泉毫不猶豫的就通過兩人之間的契約開始了力量的分享。相隔千萬里之外的龍力隨著一條共生契約流逝到清靈的體內,後繼得到補充,清靈也對強行讓白色蛋認主的事情多了幾分信心。

有了泉泉的龍力支持,紫寶終於可以喘了口氣,同時也在繼續把自己的精神力主動的傳輸給清靈使用。

「小妞,把泉泉的龍力直接壓上去,不用你一點一點煉化了使用,這下子可要好好的嚇一嚇蛋殼裡的那個小東西!」

在某些時候,紫寶的話對於清靈來說就是幫她點名了一條路,她在無形中對紫寶的信任已經不會再懷疑紫寶會害她,這也是紫寶願意全心全意跟著清靈的原因。

………………………………………… 飛機,緩緩的在**國際機場降落。

“我們走吧,該去裝逼了。”

當飛機停穩後,葉寒解開安全帶,從座椅上站了起來。

聽到葉寒的話,夏紫嫣忍不住笑出聲。

她第一次覺得葉寒原來也可以這麼可愛。

魔都醫流高手 ,走下了飛機。

“我沒有讓郭遠霸來接我們,他讓他找薛軍他們扯淡去了。”

葉寒轉過頭,對夏紫嫣說道。

夏紫嫣輕輕的點了點頭,沒有問爲什麼。

她明白,葉寒自有他的用意,她只要跟着他的意思走就可以了。

幽靈在前面帶路,而不遠處,一輛加長林肯正停在路中央。

“老大,這是我們爲你準備的車。”幽靈轉過頭,恭敬道。

葉寒看了加長林肯一眼,滿意的點了點頭。

自己無論去到哪裏,幽靈等人都會爲自己安排好最好的服務。

最好的車,最好的酒店,最好的安保。

有這些人在身邊,真的是省下了不少麻煩。

“我讓郭遠霸先去和那兩個傻逼聊聊,假裝和他們合作。”

坐到車上後,葉寒對着夏紫嫣說道。

夏紫嫣輕輕的靠在車座椅上,嘴角露出一絲笑意,說道:“先騙一下他們,然後你再一鳴驚人麼?”

“哈哈,沒錯,我就是準備這麼做。”葉寒沒有否認,他就是打算這麼做,然後讓薛軍和梅川內藤兩人嚇破膽。

當初葉寒殺進山口組的時候,就是有不少山口組的高層被嚇暈的,嚇死的也有一兩個。

一個人,一把匕首,屠殺了山口組的總部數百人,那些膽小如鼠的高層被嚇死也是很正常,畢竟那天晚上的山口組總部,如同一個地獄。

“**我們沒有勢力,洪興的人不一定能信的過,如果遇到麻煩了,你準備怎麼辦?”

當車輛緩緩啓動的時候,夏紫嫣揉了揉太陽穴,問道。

葉寒卻一點都不擔心,因爲也不需要擔心。

“郭遠霸既然選擇了站在我這一邊,他就不會出爾反爾。”葉寒翹起二郎腿,滿臉淡定的說道:“我看的出來,郭遠霸是不敢和我作對的,他至少還有點腦子,知道不該招惹我。”

“出爾反爾的人太多了,有時候不應該太相信一個人。”夏紫嫣說道。

“我知道,不過,我相信郭遠霸不是那種人,雖然沒有和他接觸過,不過我看的出來,郭遠霸爲了洪興着想,也爲了他自己着想,否則他是不會聯繫我的。”


“雖然我們搶走了他汽車走私的生意,但他卻很聰明的沒來找我的麻煩,而是咬牙吞了下去。”

“現在薛軍和梅川內藤都找他合作,他卻第一時間反應給我,這隻能證明,他是一個很識時務的人。”

“如果他沒有告訴我,或許一個月後我去英國,將會遇到數不清的麻煩,所以,就算他有一些別的想法,我也應該報答他一下。”

葉寒說完,接過一杯幽靈給他倒的紅酒,緩緩的喝了起來。

聽完葉寒的話,夏紫嫣若有所思的點了點頭。

“把汽車走私的一半生意給他,對我們雖然有點損失,但那些都是可以忽略不計的,因爲我們現在都不缺錢。”葉寒放下酒杯,說道:“這一半的生意,不僅能換到一個忠實的盟友,還能得到**的地盤,你說,值,還是不值。”

“值。”夏紫嫣輕輕地點了點頭。

她不得不承認,葉寒說的很有道理。

“先去酒店,到了晚上我們再出去裝逼。”葉寒看了夏紫嫣一眼,說道。

夏紫嫣點了點頭,“一切聽你的安排。”

**東方大酒店,位於皇后大道路口,是**名聲最好的酒店。

加長林肯緩緩的停在了酒店門口,幽靈恭敬的打開車門,讓葉寒和夏紫嫣下車。

“這酒店不錯,點個贊。”葉寒走下車說道。

幽靈爲葉寒和夏紫嫣準備了酒店裏最好的套房,這服務不是一般的周到。

“我們先休息一下,晚上再出來行動。”葉寒對夏紫嫣說道。

夏紫嫣點了點頭,返回了自己的房間。

“你們在這裏守着,沒我的命令,誰也不許進我的房間。”葉寒轉過頭,對幽靈說道。

幽靈和另外兩名死神殿成員都點了點頭,沒人會違抗葉寒的命令。

葉寒回到了自己的套房裏,關好房門,四處觀察了一下,確保沒有攝像頭。

“隱身!”葉寒緩緩的吐出兩個字。

念力,瞬間就籠罩了葉寒的身體,如果此時有人在葉寒的旁邊的話,肯定能看的出來,他的身體在緩緩的消失。

完全隱身後,葉寒來到落地窗前,輕輕的拉開了窗戶,縱身,從樓上跳了下去。

葉寒在的套房是三十層,距離地面有很長一段距離。

自從有了念力,葉寒很多事情都不需要去考慮了,老子可以飛,想幹嘛就幹嘛。

在快到地面的時候,葉寒直接在空中一個旋轉,整個人往高空飛去。

不得不說,翱翔在空中的感覺不是一般的贊,完全可以隨心所欲的飛行,俯視在衆生,那感覺用言語是無法形容的。

薛軍和梅川內藤所在的位置是維多利亞港的某休閒會所裏,葉寒此時正往那裏趕。

葉寒要確定一下梅川內藤和薛軍帶了多少人,畢竟這裏是**,可不是自己的地盤,要想大開殺戒,不是那麼容易的。

郭遠霸雖然站在自己這一邊,但出於安全考慮,葉寒還是決定去偵查一下敵情,反正有念力,可以無限制的飛行,又能隱身。


能隱身,對於一名殺手來說,簡直就是一個逆天的BUG。

在沒有念力之前,葉寒就是一名頂尖的殺手。

如今有了念力,可以隨心所欲的隱身,這讓他的實力更上一層樓。

維多利亞港附近有好幾間大型的休閒會所,葉寒漂浮在空中,俯視着這個美麗的維多利亞港。

忽然,葉寒從半空中看到,一個魁梧的身影,從一棟大樓裏走出, 萬界紅包皇帝

“郭遠霸。”葉寒一看到那身影,頓時就認出了那人的身份。

葉寒在來之前,特意的看了下郭遠霸的資料,也看了他的照片,此時的人影,和照片上的一模一樣。

葉寒緩緩的從空中落下,看着眼前的這個休閒會所。

在郭遠霸走出會所後,薛軍和梅川內藤也走了出來。

“郭幫主,別忘了我們的約定。”薛軍走到郭遠霸身旁,拍了拍他的肩膀。

郭遠霸轉過頭看了薛軍一眼,眼裏帶着一絲不屑,但臉上卻帶着笑容,“這是必須的,請薛幫主放心,我回去就準備吩咐暗堂的人準備好。”

“哈哈,郭幫主,你不會後悔你今天的選擇的,以後,青幫和山口組將是你最忠實的盟友。”梅川內藤一臉猥瑣的走到郭遠霸的身旁,笑道。

如果不是場合不對,葉寒肯定會笑出聲。

兩個男的圍着一個男的,一副很友好的樣子,加上梅川內藤那猥瑣的模樣,怎麼看都覺得不對勁。

“嗯,合作愉快。”郭遠霸作出一副很友好的樣子,和梅川內藤握了握手。

“我先回去了,我要去安排好暗堂的人。”郭遠霸鬆開說,說道。

“郭幫主慢走。”薛軍點頭道。

郭遠霸看了薛軍和梅川內藤一眼,然後坐進車裏。

等郭遠霸的車隊遠去後,薛軍吐了口氣,說道:“終於把他騙上勾了,我還以爲這傻大個會拒絕,想不到還是同意了。”

“上次的事情讓洪興損失慘重,這個好機會他當然不會放過。”梅川內藤一副很有遠見的樣子,開口道:“不過,如果葉寒不死,死的就是他,到時候和我們也沒關係。”

“如果葉寒死了,他的暗堂也會損失慘重,到時候我們把所有的地盤搶走,他也不能把我們怎麼樣。”薛軍接話道。

“沒錯,不僅能殺死葉寒,還能趁機奪下**。”梅川內藤點了點頭。

在他們聊天的時候,卻一點都沒有察覺到正在一旁看着葉寒。

的確,他們本來也看不到,因爲葉寒是隱身的。

“哼,想不到這兩個傢伙這麼狠。”葉寒關閉錄音筆,滿臉冷笑。

在郭遠霸走了之後,葉寒就打開錄音筆,將薛軍和梅川內藤的對話給錄了下來。

葉寒已經能想象到,郭遠霸聽到這對話的時候的表情。

換做誰,都會憤怒的。

“想不到你們居然會在這一點達成共識,哼哼,不過,你們的命也不長了。”葉寒滿臉冷笑的看着薛軍和梅川內藤。

葉寒已經決定把他們的命留在**,因爲如果還放虎歸山,那隻會留下數不清的的麻煩。

當初葉寒就是沒殺死薛軍,結果總是被薛軍的手下給刺殺。

如今葉寒已經不會在放過任何一個威脅,他要將所有的威脅,都扼殺在搖籃之中。


Add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