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樓:這瓜越來越精彩,坐等暴更多料。

…………樓層很快就達到了萬樓,這是這個論壇第一個達到萬樓的樓,但半個小時後,這些言論全部消失。

雖然網上言論消失了,但私底下討論的更加精彩了。

某菜市場,一大媽碰到了熟人。

“老楊,你今天一個人買菜?”

“小麗,你也是一個人買菜?你聽說了嗎?京城周家大少被一個女人打了?而且還是一個小地方的女的,你說那女的怎麼那麼大膽呢?敢打他周家大少。

你不知道那周家大少在京城有多麼囂張嗎?

他可是在京城四大少中的NO1。”


“老楊,這是真的嗎?我怎麼不知道,我可還從來沒聽過這消息哦。”小麗疑惑道。

“那是因爲我家老頭子在網上看到的,他告訴我的。”老楊得意道。

“難怪,那我先走了,我要讓我老頭子講這故事,這裏面的故事一定很精彩,你知道我們平民老百姓最喜歡聽那些豪門瑣事。”小麗着急道。

“那不是嗎,我也早點回去,看有沒有後續新聞,到時候有空一起坐着喝茶聊聊。”老楊邀請道。

“好,沒問題。”

…………

京城,這個夏國的帝都,這個世界經濟的中心,周家就位於京城最中心位置,房屋全是城堡模樣,四面都是山和公園,環境相當優美和寧靜。

誰也沒想到在繁華的都市最中心的地方有這樣一個優美和寧靜的地方,也讓人驚歎這周家的富有,這一塊地區那得要多少錢?

簡直難以想象,據世界經濟報估計,周家這塊地皮價值100億,而且還只是保守估計。

所以周家的富裕一般的人難以想象。

此時最中心的一個城堡中的大廳裏,周老爺子周衛坐在上面,半眯着眼睛,一股不怒自威的氣勢散發出來。

下面沒有一個人敢吭聲和大聲踹息,這時候一個男子穩健走了進來,這人一身西裝革履,腳下的皮鞋的程亮。

一股久居上位者的氣勢自然而然散發出來,國字臉,濃眉下面是一雙銳利的眼,眼的前面是一副金絲邊眼睛。

整體看起來斯文,有才,有德,有人品是一個完美的男人。

這位就是周玄哲的父親周銳才。

他一進來就看向坐在最上位老爺子立馬行禮道:“爸。”

老爺子點了點頭道:“坐。”

然後輕咳一聲道:“今天的中午的視頻想必大家都看了吧,我想知道你們有什麼想法和意見?”

語氣中看不出喜和怒。

玩錘子狂戰 爸,這事情我來處理吧。”周銳才立馬站起來道。

“嗯,那我就不過多幹涉了,我只要求,我周家的臉面不能丟,”

見兒子想低調處理,周老爺子周衛就成全他一次,然後討論一下最近周家的生意場上的各種問題,最後集中處理。

李煙坐在老闆椅上在思考,這時候,她的電話響了,本不想接的,不過看到是方悅的,她還是接通了。

“喂,有事?”

“對不起,煙兒。”

“沒事,這事我沒放在心上,還有事嗎?沒事我掛了。”

“別,我想當面向你道歉嗎,還有人也想向當面向你道歉。”

“是納蘭慕雪吧?”

“是的。”

“現在在那裏?”

“清江大飯店。”

“好。”

說完李煙掛掉電話,然後長長的吁了一口氣,她自己都不明白剛爲什麼要答應方悅去清江大飯店去接受他們的道歉。

難道快中午的時候那羞怒還不夠嗎?還想繼續承受嗎?


這次去了肯定不會。

緊緊握了握自己的手然後走下了樓,讓司機送自己到清江大飯店。

方悅一掛斷電話,納蘭慕雪整個人就放鬆,然後差點癱坐在地上,她強忍着要倒的身體微笑道:“謝謝你,方悅。”

“別客氣。”方悅有點慚愧道,他感覺這一切事情的發生都是自己不夠果斷和決斷。

如果自己夠果斷和決斷自己會被納蘭慕雪利用嗎?

得改變自己了,不然李煙會離開自己,這是他的感覺,作爲一個優秀的人怎麼會讓別人左右自己呢?

絕不允許這樣的事情發生。

想着想着就緊握住自己的手。

周玄哲冷冷的看着這一切,此時的他不沒人知道他在想什麼。

宋雅辭看着手機上的評論頓時樂了,不過這樂也只是半小時,半小時這一切都消失了。

她心裏更樂了,那邊出手了,真想現在看看納蘭家得到一個什麼樣的下場。

而這一段路被保安攔着,所以這裏發生的一切沒人知道。

李煙上來的時候就看到這詭異的一幕,當時有點懵,不過看到周玄哲心裏似乎明白了一些什麼,心裏也一陣小感動。

周玄哲一看到李煙就從椅子上站起來道:“煙兒妹妹,你來了?快過來坐。”

說完還把凳子給擦乾淨。

“謝謝你,玄哲哥哥。”李煙心裏十分高興道,然後大大方方的坐在那椅子上,沒有任何拒絕。

周玄哲見此很高興,並嘚瑟看了一下方悅,而此時的方悅也走了過來道:“煙兒。”

“叫李煙。”李煙淡淡道。

“對不起了。”

“嗯,原諒你。”


這?方悅此時感覺心裏十分難過,他寧願李煙打他罵他也不願意李煙這樣對待他。

李煙並沒有理會方悅的心情而是淡淡道:“沒事了?那我走了。”見李煙要走,納蘭慕雪本來低着頭,此時顧不了什麼臉面不臉面連忙跑到李煙面前低着頭道:“李煙,對不起,”

“什麼啊?我聽不清楚?”李煙豎起耳朵聽着,然後道。

“你?”納蘭慕雪一聽這話就想只指向李煙的,但她此時想起了自己該幹什麼連忙放下手道:“你好漂亮,李煙。

中午那事情,真的實在不好意思,是我的錯,我不該那樣對待你,也不該你樣逼你,請求你原諒,對不起。”

說完眼淚汪汪的看着李煙道。

“哦,這事啊,我忘記了,中午發生了什麼事你能跟我說說嗎?”李煙聽了似乎不明白在說什麼詢問道。 這話一出,納蘭慕雪想來氣,但她強忍着了,依然微笑道:“對不起。”

“哦,我知道了。沒事了嗎?沒事的話,玄哲哥哥,陪我一起走走。”李煙沒有理會納蘭慕雪而是看着周玄哲道。

納蘭慕雪聽到這句話差點崩潰了,在心裏想有朝一日一定要這李煙死無葬身之地。

這樣耍自己好玩嗎?如果沒有周玄哲在這裏,她屁都不是,現在有了靠山就這樣對待自己了,怎麼是夠三八的。

此時的納蘭慕雪已經完全忘記了自己當年怎麼對待李煙的了,如果這次她完全佔據上風的話,沒人會懷疑她會對李煙做得更加出格,更加狠,而且還很有可能要了她的命。

“煙兒妹妹,好,走,我們現在就走。”說完就朝納蘭文軒這邊看來,眼裏蔑視完全表現出來,此時的眼神也告訴納蘭文軒,你納蘭家完了。

納蘭文軒看到這眼神,心一驚立馬看向納蘭慕雪,此時的納蘭慕雪臉上沒表情,但眼裏是不屑的,這樣子那是真誠道歉。

難怪李煙要那樣對她,這該死的女兒更本沒真誠給人家道歉,這死女兒是想自己納蘭家破人亡她纔開心嗎?

想到這頓時火氣上來了,然後走了過去一把就把自己女兒納蘭慕雪的頭髮給拉扯着拖向李煙面前。

“爸,痛…………。”

“住口,你這是真誠道歉嗎?你現在給我跪在李煙面前給我真誠道歉,不然你永遠不是納蘭家的人。

而且今天你就給我死在這裏。”

聽到自己父親那不開玩笑的話,還有那冰冷的語言,頓時他知道自己錯了,必須現在立馬道歉,不然她父親說的話都會實現。


想到這心裏驚恐起來,也用不着她父親拉扯,自己先跑到李煙的面前道:“煙兒妹妹,我真的錯了,我真的知道錯了。”

說完猛得給李煙磕了幾個響頭,頭都磕破,她沒有管而是拿起手狠狠的甩了自己幾巴掌道:“煙兒妹妹對不起,以爲我再也不會,請你原諒我。

方悅我也不要了,還你了。”

這話一出讓方悅臉色陰沉,自己一直被這女人耍得團團轉,爲了得到他不惜一切手段。

但現在爲了保住自己家庭立馬把自己一腳踢開,想到這就感覺自己一陣悲哀。

而這悲哀不是別人帶給他的而是他自己帶給自己了。

李煙這時候纔看了看納蘭慕雪一眼道:“真知道自己錯了?”

“真的,對不起,煙兒妹妹,對不起,請求你原諒我。”納蘭慕雪繼續磕頭道。

“好了,起來吧別磕頭賣慘了,免得別人說我欺負你,我原諒你,你現在給我滾就是了,有多遠滾多遠,方悅你也帶走吧,別還我了。”

李煙說完頭也不回就和周玄哲走了下樓。

方悅她沒有去看他,此時的她有點一失望,對方悅的失望,對自己愛的這個人失望。

就剛纔,他可以完全站在自己這邊,根本沒必要怕什麼,可惜他沒有,人也變得有點畏畏縮縮。

這讓她的心有點痛,她最不想方悅這樣,前世那個方悅去那裏了呢?

宋雅辭也屁顛屁顛的跟在兩人的後面。

一出酒店,李煙再次真誠道:“謝謝你玄哲哥哥,去那裏我陪你走走。”

“不用,我想去你們公司去看看,來清江這麼久還沒時間去你工作的地方看看呢。”周玄哲連忙道。

然後轉過頭道:“宋大小姐,你自己去玩吧,拜拜了。”說完就和李煙進了李煙司機開來的車。

然後車子消失不見,宋雅辭望着遠離的車,眼裏露出了微笑,她感覺這次事件中,她們宋家獲利是最大的。

見三人走後,納蘭文軒立馬過來扶着自己女兒道:“走吧,去醫院。”



Add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