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咳咳,關於楊遠的實力描述前後有些衝突,木頭已經改過來了,就是黑冠虎第二十七章,和黑冠虎打鬥那一章。 「小虎子你小心點,這些祖牛獸太奇怪了,怕是有危險啊。」喬虎身後的伍小田關切地說道,此時本來應該喊殺聲震天的戰場,竟然安靜地針落可聞。

喬虎回頭沖伍小田輕輕地嗯了一聲,然後小心翼翼地向祖牛獸獸群靠去。

這時候只聽見伍小田身後有人說道:「小師姐你怎麼能說怕是有危險呢,這一看知道肯定有危險啊。


小虎子,這種充滿危險而又充滿激情的事情就交給我來吧,你在後面替我掠陣!」說完展雲風也不等喬虎答話,一個箭步便沖了出去。

「小瘋子你真瘋了啊,給我回來!」伍小田大喊一聲想要抓住展雲風,可是展雲風有意出風頭,又怎麼會她抓到。


喬虎見狀連忙抬腳跟上展雲風,後面的伍小田也隨後追來。

展雲風和喬虎兩人本來實力不相上下,但自從來到虎頭山以來展雲風發現喬虎的境界雖然沒有提升,但是兩人之間的差距越來越大。

每次戰鬥的時候自己都要靠兩個人的保護,因此展雲風心裡一直想要證明自己,所以才會出現上面的一幕。

展雲風身若驚鴻,張開雙臂赤手空拳地向一頭祖牛獸撲去,但是被撲擊的祖牛獸仍然站在原地一動不動。

喬虎暗道一聲不好,眼看展雲風的鐵拳就要砸到祖牛獸的身上,要是這一拳砸實了,雖然祖牛獸是二級妖獸,不死也得扒層皮。

忽然從祖牛獸肚皮底下鑽出一個手拿鐵鎚的獸人,只見這獸人人身牛首,身高只有一米五左右,全身的肌肉隆起,虎背熊腰,上肢尤為壯碩,給人一種拳上能走馬,臂上能站人的錯覺。

短小精悍,眾人一見這獸人腦海中不約而同地閃現出這個辭彙。

而眾人看獸人的第二眼,目光便被它手中握著的大鐵鎚勾了去。

只見這柄鐵鎚通體黑青,小樹般粗的錘餅一頭連接著一個圓柱狀的錘體,錘體又粗又長,似半截老樹樁,這柄鎚子竟然和它們同樣高,看上去威猛無比。

眾人光看就知道這樣一柄鎚子肯定不輕,心中不由對獸人的怪力又佩又怕。

「戰牛獸人!」楊遠一見這個獸人便驚呼出口,眼睛差點瞪了出來。

戰牛獸人,四級妖獸, 情到深處,冷血總裁太任性

一聽戰牛獸人名字就知道是蠻力戰士的代表,天生偉力,善使巨錘,精鍛造,免疫大部分的低階法術,一錘掄下,即便是和它們同級別的天人期修士也不敢正面接下。

都市極品修仙者 ,竟然有五百個之多。

眾人雖然沒有見過這種妖獸,但不禁都倒吸了一口涼氣,因為眾人心裡清楚:沒有見過的妖獸最低都是四級妖獸!

段志華運氣怒吼一聲:「都給老子撤回來!」這一聲喊猶若九天雷霆,振聾發聵。

聽到段志華的喊聲后,眾人只是感覺雙耳失聰,胸口發悶,除此之外卻別無異狀,因此紛紛御劍而起,而戰牛獸人則紛紛低頭捂住雙耳搖頭晃腦,好像在承受巨大的痛苦。

這是段志華將海量的靈氣壓縮在自己的丹田,然後瞬間通過喊話發出,方向直指祖牛獸獸群而去。

更難能可貴的是段志華能讓靈力在聲音傳播的過程中聚而不散,範圍正好涵蓋祖牛獸的獸群,可見他對靈力的控制已經到了什麼程度。

楊遠見狀暗舒了一口氣,還好戰牛獸人不會飛空之術,不然這回真的是凶多吉少。轉過頭,楊遠不禁對段志華的評價又提高了三分。

說時遲那時快,一個身材比較瘦小的獸人噌的一聲跳到當中間的一頭祖牛獸背上,手持一根木質法杖,乾枯的法杖頂端雕刻了一個手掌大小的牛頭,凶神惡煞,牛頭的兩隻牛眼從裡面貫穿,一顆綠瑩瑩的寶石鑲在其中。

這名獸人跳到祖牛獸的牛背上以後,手中法杖虛空一指,天空忽然狂風大作,吹得眾人再也無法催持仙劍,無奈又紛紛落回地面。

「巫牛獸人!」楊遠心裡一緊,心道「這回真的出事了!」不過楊遠看了身旁一眼段志華,下意識地覺得只要有這個人在,出再大的事也不用怕。

再說當時喬虎和呂芸兒追展雲風而去,三人距離祖牛獸最近,受到段志華一喊的影響也最大。

展雲風和伍小田只感覺丹田之中的靈力好像突然間沸騰了,不聽使喚地在體內經脈間到處遊走。

喬虎感覺還好一些,畢竟他的靈力不是儲存在經脈和丹田中,而是儲存在身體的每個細胞之中,所以喬虎只是感到一陣不適之後便恢復了過來。

剛剛恢復過來,喬虎便看到一個戰牛獸人高高揚起了手中的鐵鎚向展雲風和砸去。


戰牛獸人畢竟是四級妖獸,雖然受到影響大,但忍耐力和抵抗力都要強於三人。

而此時展雲風體內靈力還沒有捋順,喬虎見狀想也不想,大喝一聲便沖了過去,雙臂發力,破蒼在大鎚落到展雲風身上之前,當的一聲擋了下來。

「快跑!」喬虎用盡全力說出這句話,便吐出一大口鮮血,像一個斷線的風箏一樣彈出老遠,噗通一聲落到地上。

戰牛獸人晃了晃手腕,大鎚便在空中舞出一陣風,似乎沒想到這個修士為什麼會有那麼大的力氣。

它忽然對眼皮底下的修士失去了興趣,而將興趣轉移到躺在遠處地面上的喬虎。

戰牛獸人發出一聲悶天牛哞,舉起手中大鎚便向喬虎衝去。

戰牛獸人鎚子掄起來的時候,同級別的天人期修士都不敢正面奪其鋒,可見這一錘的力量有多大。

喬虎剛才為救展雲風,拼盡全力接下戰牛獸人一錘,此時體內五臟六腑痛得猶如火燒,猶如刀割,一時間動都動不了,又如何接得下這一錘?

「不準碰我兄弟!除非踏我屍身而過,以青春的名義!」

==================================================================

喏,這是補的第二章,各位童鞋看書的時候不妨將暢遊加入書架,這樣既方便大家閱讀,也可以鼓勵木頭寫作,何樂而不為呢?另,明天晚上應該還是兩章! 展雲風此時此刻完全忘記了自己還只是一名開光期的修士,原地暴走,發瘋一樣朝戰牛獸人衝去,快若驚鴻,勢若奔雷!

此刻他的眼中只有遠處躺在地上的喬虎,只有高舉大鐵鎚奔向喬虎的戰牛獸人!

他的腦海中只存在一個想法,那就是將戰牛獸人攔下來,無論如何也要攔下來,不顧一切也要攔下來!

戰牛獸人聽到後面的人類修士怒吼了一聲,然後緊跟著就是一陣密集的踏踏聲傳來。

戰牛獸人知道人類修士這是向自己沖了過來,於是轉身想要一錘將來犯者砸成肉醬,到現在為止它還沒有嘗到鮮血的美妙滋味。

只不過展雲風的動作比他還快,在戰牛獸人轉身的一個瞬間,展雲風雙腿猛地一發力,蹬得大地都有些隱隱震動,身體猶如鯉魚跳龍門般一躍而起,貼到了戰牛獸人的後背上。

「你敢動小虎子,我讓你動小虎子!」

展雲風似中了魔咒一般,雙瞳深處暗暗發紅,神色一片瘋狂,緊握的雙拳猶如鐵鎚,雨點一般砸向戰牛獸人頭上,而且落點凈挑眼睛、鼻子、耳朵等脆弱部位。

「小瘋子,你沒事吧?你快下來,交給我吧,你這樣做太危險了!」

「小瘋子你下來,我已經能夠自由活動了。」說著喬虎掙扎著從地上爬了起來。

可是展雲風對兩人的問話置若罔聞,只是不斷揮動拳頭打向戰牛獸人。

此時他的世界裡面只有這一個戰牛獸人,將戰牛獸人打倒,打趴下,打得不能動彈就是他在這個世界唯一要做的事。

展雲風和戰牛獸人纏在了一起,喬虎和伍小田只能無奈地站在一旁,看得心驚肉跳。


展雲風一雙拳頭打在戰牛獸人的臉上發出咚咚咚的悶響,深沉而有力,可以想見這拳頭的力道有多大。

戰牛獸人的身體再強悍,眼睛、鼻子、耳朵也經不住這樣疾風暴雨般的錘打,於是很快眼角、鼻孔裡面就秘出了血珠。

展雲風一雙手被鮮血染紅,而他卻渾然未覺,仍然一拳接一拳地落下。

戰牛獸人在疼痛的驅使下掄起手中的大鐵鎚便向展雲風砸去。

展雲風兩腿夾在戰牛獸人的腰間,見大鐵鎚沖自己呼嘯而來,身體向下一放,大鐵鎚擦著展雲風的頭皮而過,帶起一道強風,將展雲風的頭髮全部吹向一邊。

戰牛獸人見這樣打不到背上的展雲風,便想用鎚子從後面敲擊,奈何戰牛獸人的胳膊太短,而大鐵鎚又太長,加之動作有些笨拙,竟然次次都敲不到展雲風。

情急之下,戰牛獸人竟然忘了應該先將展雲風的腿從腰間拿開,而是拚命地狂奔,不斷地晃動身體,想要將展雲風從後背上甩下來。


但展雲風此時儼如一個偉大的鬥牛士,一雙腿猶若一支鐵鉗,牢牢地夾在戰牛獸人的熊腰上,憑戰牛獸人怎麼折騰,展雲風就是不下來。

任爾風起雲湧,我自巋然不動!

這一幕直看得喬虎和伍小田震驚無比,兩人好像已經習慣了一個有些犯二、讓人時時擔心的展雲風,什麼時候見過他如此威猛強悍的一面。

戰牛獸人拼盡全力也沒能將展雲風從背上甩下去,反而又吃了展雲風幾拳,痛得哞哞直叫。

忽然間,一雙牛眼終於瞅到了展雲風纏在腰間的雙腿,這時候才從蒙圈中回過神來,左手一把抓住了展雲風的左腿,用力向外掰去。

展雲風則咬緊牙關,雙手勒住戰牛獸人的脖子奮力抵抗。

忽然間一道金光從展雲風身上升起,一方小天地內天地法則強烈涌動,喬虎和伍小田見狀不可置信地大眼瞪小眼,展雲風竟然在這個生死關頭結丹了!

而展雲風已經有些失心瘋,緊繃的臉上沒有丁點變化,顯然他自己沒有意識到這一點。

戰牛獸人吃了一驚,動作不禁緩了一緩,見沒什麼異常后又繼續發力。

戰牛獸人畢竟是以力量見長的四級妖獸,實力高出展雲風兩個境界,因此戰牛獸人沒怎麼費力,展雲風便敗下陣來。

戰牛獸人一揚手將展雲風拎在了空中,發出一聲得意的怪叫,然後用力將展雲風摔向地面。

砰地一聲,展雲風發出一聲痛嚎,感覺四肢百骸好像碎成了一片片,躺在地上動彈不得,整個人也一下子清醒過來。

戰牛獸人一朝解脫,滿腔怒火自然要發到展雲風的身上,因此舉起大鐵鎚就要將展雲風砸成真正的碎塊!

展雲風清醒過來后的第一眼,便看到戰牛獸人的大鐵鎚像一片雲一樣朝自己腦袋蓋來。

就在這片雲將要蓋到自己臉上時,當的一聲巨響,清靈劍險而又險趕到,攔下了戰牛獸人的必死一擊。

伍小田早在一旁等候良久,又怎會讓戰牛獸人得逞?

「小師姐,你下次能不能早一點,我的小心臟都快被你嚇得不跳了。」

伍小田雖然用清靈劍擋下了這一擊,但伍小田的滋味也不好受,體內的靈氣騰的一下就要亂走,幸虧她金丹鞏固,這才穩住了。

見展雲風好像已經恢復了正常,伍小田怒道:「你個混小子,我們要被你嚇死才對,沒死的話就趕緊跑開。」

展雲風試著動了動自己的身體,然後沖伍小田和喬虎無奈地說道:「這個,小弟好像還得承蒙你們保護一段時間,我動不了啊,青春正美好,我可不想死,救命啊!」

喬虎和伍小田聽罷落下一腦門黑線,這傢伙剛剛衝鋒陷陣地勇氣哪裡去了?

說話間戰牛獸人見有人攔下了它的攻擊,腦袋一轉看到伍小田后便向伍小田衝來。

要說這戰牛獸人也是可愛,誰打它一下它就會去還擊,真正印證了頭腦簡單,四肢發達這一句話。

伍小田本來還擔心戰牛獸人會揪住展雲風不放,見戰牛獸人沖自己衝來,暗道一聲「來得正好!」

伍小田調集體內的靈氣,芊芊素手向天上一指,一條泛著白色水花的巨大水龍橫空出世。 水龍一出現便張開大口咆哮一聲,宣洩著自己的威猛不可一世,然後在伍小田的操控下,迎著戰牛獸人而去。

戰牛獸人面對比自己大好幾倍的水龍絲毫不見畏色,反而加速向水龍衝去。

那個總裁老想霸佔我 ,身體側開,腰部發力,帶動右側胸肌和右臂膀,大鐵鎚舞動如風,一錘砸向龍頭。

只見剛剛還張牙舞爪的水龍竟然在戰牛獸人一錘之下,被敲得沒有了龍形,化作萬千的水珠紛紛揚揚落下。

一錘之力,竟然強悍如斯!

伍小田眼見自己招出的水龍一瞬間便被戰牛獸人擊敗,內心掀起了驚濤駭浪。如果不是親眼所見,恐怕她自己絕對不會相信。

戰牛獸人將水龍敲碎以後,左手握拳猛拍自己的胸膛,右手舉錘迎空揮舞,口中發出一聲嘹亮的哞叫,戰意昂揚!

戰牛獸人叫了一通之後一雙牛眼盯住伍小田,就像在看一隻必死的獵物,伍小田直感覺一股寒意湧上心頭。

下一刻戰牛獸人已經低頭沖了過來,伍小田平時積累下來的戰鬥經驗讓她不假思索地便在面前豎起一道冰牆。

緊接著是第二道、第三道、第四道,等豎起第五道冰牆的時候戰牛獸人終於衝到了跟前。

巨錘落下,哐啷一聲第一道冰牆破碎,繼而第二道、第三道、第四道、第五道,五道冰牆冰牆竟然不能阻擋戰牛獸人絲毫。

在四級戰牛獸人面前,結丹期的法術顯然一點用場也派不上!

伍小田倒吸了一口涼氣,可是戰牛獸人轉眼間已經衝到了跟前,驚得伍小田花容失色。




Add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